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314|回复: 0

风雨程阳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4 21: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风雨程阳寨
      风声和雨声,如同一些古老而飘渺的故事,总也听不够。有一阙词写道: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北京专治白癜风的正规医院般佳境,是我喜欢的。   

  有一次听雨,观风,是在程阳。这是一个古老的侗族聚居地,林总八个村寨,依山水之势建筑,大小不一。时值假期闲暇,我和几位友人一道去了那里。先是兜兜转转从融水搭车到了三江县城,后来听说还需换乘汽车前往寨子,于是一行人又灰头土脸去寻那县城小站。在路上,与身着侗族服饰的老人擦肩而过,很是新奇。   

  天气本是炎热难耐,我坐在车上一个角落,摘了帽子扇风纳凉,隔着窗往外看,正路过集市,地摊上有卖鱼的,卖瓜的,卖果子的,卖青菜的,很是热闹。一个体态曼妙的侗族妇女从车下走过,她手里牵着孩子,神色有些忧愁,让人看了难忘。不知什么时候竟下起雨来,雨丝细细,飘到脸上,一阵凉苏苏的。我这才抬头望天,发现这里的乌云竟然是碧青颜色。我们坐的这辆车想必是上了岁数,车身漆涂着绿白两色,就像二十年前,家中墙壁的那种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那家最好古旧容颜,一半绿得发黑,一半白得发黄。汽车在泥石路上摇晃前行,雨水也借势洒入厢坐,我贪凉快,舍不得关窗,一袭红裙被雨水浸湿,摊开如墨迹斑斑,有些狼狈。   

  雨中风景尤其美好,原野广袤,良田青葱。远方的山峦连绵起伏,陇上几间木楼点缀,村民陆续下车归家,伞下的背影微微弯驼,像山中的野蘑菇,外表虽平平,本质却极富生命力。汽车走走停停,没有固定的站点,村民的家在哪儿,它便在哪儿停下。终于轮到我们撑伞下车,四人拖拽着大大小小的行李,躲进一家木楼的屋檐下,看汽车缓缓开走,一时竟有些迷茫。脚下的青石光滑洁净,让我想起童年时的情景,在川东小城,也是这样的木楼,这样的青石板街道,这样的屋檐,这样的雨帘……也是和两三同伴,被雨水阻了路,这样恍惚站着。   

  玩单反的小何说,走吧,前面就是风雨桥了。于是提起裙角,踏雨而行。   

  风雨桥,因桥上修有可避风雨的亭台,兼有侗人风俗智慧融入,得名于世。桥上亭栏皆由榫卯构成,古朴而苍老。有抽旱烟的老人坐在桥上闲聊,也有的听人拉胡琴,逗弄脚下的狗儿,或是牌下棋,日子过得平淡悠长。我们上桥,抖抖衣上雨水,低声交谈路况,俨然外来之客。我四下打望,见桥上也不乏做买卖的人家,两端栏杆挂满琳琅商品,有刺绣、挑花、彩绘、剪纸、藤编、衣裙、银花、手镯、戒指等物。我挑了一支银花流苏簪子插在发间,生意人连忙笑着称赞,好看好看。我取下摇头,可惜囊中羞涩,拂了她的好意。   

  雨声渐停,凉风却悠悠吹着。迎风而立,心中自有说不出的畅快。下了桥,沿着溪边小路往前走,石板凹凸不平,积着雨水,蜻蜓飞来低低一点,颇有野趣。路旁或是油绿的庄稼,或是石块垒砌的院墙,垂下几缕藤蔓。我走在前面,指着一只半大的黑狗玩笑,“小何,别挡路。”同伴皆笑,小何则指着墙下一个倭瓜,故作惊讶说:“呀,九爷,你躺地上干嘛?”   

  我也大笑,“九爷”是做学生时起的混名,如今还陪伴我各处招摇。   

  走到一个岔路口,一面沿村路往山里去,一面从木板桥过溪到对岸。我们看对岸风景,高高的水草和竹簧之间,古旧的吊脚楼错落有致,初晴的阳光下,水上的波纹画卷一般铺开,像沈从文笔下的湘西边城,总是保持着千百年来不胜打扰的模样。于是走过桥去,看对面的世界。   

  路过一所侗族小学,暑假期间校门未锁,依旧能听到孩子的嬉闹,我探头看,教学楼前立着一棵大树,绿荫下落满熟烂的浆果,鼻子轻轻一吸,能闻见风中有甜香。再往前走,是一片齐整的稻田,禾木青青,鲜亮的色泽让我想起祖母带过的翡翠耳环,沉敛,却不失活泼。天空忽明忽暗,一阵风来,洒下几滴雨,倏忽又移来晴日,晒得人睁不开眼。记得中学时,地理老师常说岭南,“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所言非虚。   

  进了寨子,发现并不热闹,村民大多外出劳作,街道里只剩生意人。我们东瞧西逛,买了些称心物品,又寻了一个酒家品尝特色菜肴。老板端来当地人腌制的酸鱼、酸肉,一盘清炒韭菜,一盆白肉野菇汤,算是丰盛。我夹一块酸肉入口,立刻一阵牙紧,对同伴皱眉道,一点也不酸,不信你们尝一下。同伴信以为真,纷纷举筷,脾性温和的阿建没忍住,一声惊叹:这酸爽!   

  吃下一顿饭,就像成了寨里的人,也觉得日子悠长起来。老板见客人不多,兀自躺在条凳上午睡,不一会儿,鼾声渐浓。我们便在一旁喝茶歇凉,胡侃闲聊,等待日头下去一些。   

  忽然聊到各自工作,都只是摇头说,专业不对口,学难致用,跑腿事多正经事少,成天须得看人脸色。总之,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眼前身后尽是茫然。我心中感慨,生活的症结在于庸碌之间,人们即便有所经历,变得洞悉时务,却依然许多身不由己。只能感叹着,留不住过去,也摸不到未来,距离心中所愿日渐遥远。   

  有人问:“九爷,你工作怎么样?”我眨眨眼,幽默道,我所在部门只负责卖笑。众人听了笑一下,讳莫如深。这验证一句话:当一个人拿他的工作开玩笑时,你很难知道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午后日光不再毒辣,三五孩童出门游戏,绕着巷子追逐打闹,老人则坐在自家门前绣花,编篓子,跟邻居拉家常,一片祥和。我们一路拍照留念,走过好几个寨子,皆是如此情景。路过田野时,遇见两个采茶农妇,她们肩上挎着小巧的茶篓,结满黄茧的双手在茶叶间来回采摘,动作熟稔干脆,争分夺秒一般。我们上前询问茶情,什么品种,价格多少,何处可买到熟茶,她们低着头一一作答,并不影响采茶速度。一个说,那边山头上有个茶商,他知道得更多,你们可以去问问。于是道谢离开,不再打扰。   

  去到山头,果然见到那茶商。他穿一身素白唐装,见人进来,放下手中书籍,客气问好。推手将客人让进茶铺,耐心介绍:这是白茶,这是青茶,那是本地茶。茶铺简陋,用木板随意搭在竹阴之下,木板上缠绕着女萝,葫芦藤,南瓜藤,更像一个蔬菜棚,棚中置一矮几,几上摆着茶具和书籍,周围用麻袋装了各色生茶和熟茶,间有悠悠凉风吹着竹叶沙响,令人顿觉神清气爽。   

  茶铺外是一个宽敞的坝子,坝子旁有戏台、鼓楼、首领议事厅。据说每至节庆,寨中老小汇集于此,或跳“哆耶”,或演侗戏,或唱大歌,或奏芦笙……红男绿女,热闹非凡。鼓楼亦是集会重要场所,其形如宝塔,重重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