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813|回复: 10

[历史人文] 鄠县老照片——令人震撼难忘的1951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6 13: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白羚 于 2017-7-6 13:56 编辑

    1951年是建国后鄠县各种事务复杂繁忙的一年,巩固政权、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发展生产、镇压反革命,各种运动接连不断,各个任务互相交织。现在翻看这些旧照,令人震撼,令人难忘。
    “五一”抗美援朝大游行
    4月中旬,鄠县成立抗美援朝委员会,杜聿韶兼任主任。委员会成立后,向全县人民广泛进行抗美援朝宣传活动,先后出动宣传队100多个,秧歌队543个,并在全县召开了43次控诉美蒋罪行大会。
    195151日,户县城乡各界举行聊抗美援朝和平示威大游行,参加者13.7万多人,把抗美援朝运动推倒了高潮。

51年五一大游行(一)jpg.jpg

51大游行(二).jpg

51大游行中的学生们
51大游行中的学生们.jpg

51年五一大游行(四)jpg.jpg

51年五一大游行(五)jpg.jpg

1950年51大游行.jpg

Top (9),.jpg

参加游行的小学生.jpg

扭着秧歌参加游行的孩子们.jpg

争取和平.jpg

参加游行的一区六乡群众
参加游行的一区六乡群众,.jpg

一区六乡青年参军参加游行
一区六乡青年参军参加游行.jpg

参军——他是谁
参军——他是谁.jpg

参军——他是谁
参军——他是谁2.jpg

大会会场
51年五一大游行(六)jpg会场.jpg

51年五一大游行会场一角
51年五一大游行会场一角,.jpg

51年五一大游行会场一角
51年五一大游行会场一角.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7-6 18: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羚 于 2017-7-6 21:03 编辑

        欢送军事学校学员        1951年,年轻的共和国成立不久,政权还不巩固,急需大批军事干部。户县党政领导按照上级部署,从中学学生中选取一批德才兼优的送往军事学校,以培养军事人才。这张老照片里有您认识的人吗?现在他们都在哪里呢?
1951年欢送军校学员.jpg


认识以下几位人物:
户县县委书记杜聿韶

杜聿韶.jpg

青年工作委员会书记 王丙岐
王丙岐.jpg

公安局局长任志高

任志高.jpg

王克宽——当时任何职我不了解,后来长期任县工会主席
王克宽.jpg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王生孝
王生孝.jpg
程文忠——他的职务可能是机关总务吧,有待确认
程.jpg

张少普——县政府委员。他是一位从旧政府留用的人员,享有极高的威信,他的故事容我慢慢介绍。
张少普.jpg
教育家陈玉珍——著名的教育家吕赞襄先生的妻子,户县女子学校校长。
陈玉珍.jpg

一中校长张嘉录
张嘉录.jpg

一中副校长杨瑞安
杨瑞安.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6 21: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羚 于 2017-7-7 09:58 编辑

       支援西北,户县县委宣传部部长张万勇奉调兰州,县委组织欢送。
1951年9月欢送张万勇部长2右4人.jpg

县长张振、奉调赴西北工作的原县委宣传部部长张万勇和县委书记杜聿韶
张振、张万勇、杜聿韶.jpg

闫振武、张振、陈佑堂
闫振武、杜聿韶、陈佑堂.jpg

青年时期的何勤如——文革初期成为代县长。
何勤如.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7 09: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照片不好找,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1: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羚 于 2017-7-7 11:56 编辑

巩固基层政权,调配基层领导干部

五区领导调整
1951年户县五区全体干部,.jpg

中共五区(赵王、文义)委员会新旧书记杜修明、裴廷栋
中共五区(赵王、文义)委员会新旧书记杜修明、裴廷栋.jpg

青年女干部贾玉君
贾玉君.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2: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1951年11月四届农民代表大会委员
51年11月四届农民代表大会.jpg

柳绳武和贾玉龙
柳绳武和贾玉龙.jpg

裴志鸿和高文蔚,后者后来调外县任县长。
未标题-1.jpg

这几位委员不知道名字,是当时农民典型的时代装束
这几位委员不知道名字,是当时农民典型的时代装束.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2: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展生产,奖励劳模
     19511021日——24日,户县农业生产及劳动模范评选表彰大会在县城召开。县区干部和劳动模范50多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对当年农业生产进行了总结,肯定了成绩,交流了经验。会议评出县级劳模和植棉能手5名。命名高登科为甲等劳模,李彦林、陈秀亭为乙等劳模;柳绳武、王西朋为丙等劳模;史学礼为植棉能手。23日,县上召开千人大会给他们披红戴花,大张旗鼓地进行了表彰和奖励。
1951年劳模奖励大会.jpg


1951年劳模奖励大会(局部)
1951年劳模奖励大会(局部).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2: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教育恢复正常,一中学生毕业
1951年7月一中毕业生合影.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3: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羚 于 2017-7-7 13:13 编辑


    冬学教师学习会   
    195111月召开的冬学教师学习会应当是鄠县建国以后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会议的任务就是确立教育的方针政策,教育教师端正对教育的态度,给今后的教育确定方向道路。另外,还有甄别教师身份的任务。
但是,这么一次重要的会议,无论是《户县志》或是《鄠县教育志》均未加以记载。
        从照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建国初期教师队伍的人员复杂,教育水平参差不齐,思想混乱,亟待加以整顿,以适应新时期教育工作的需要。
    从张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建国初期鄠县领导教育工作的王炳奇、李蔚堂、张振兴、崔宝璋、赵学民等几位老干部的身影,他们几乎都离开我们而远去了……
    从张照片中我们还可以领略到建国初鄠县文庙景致:古木参天,殿堂苍凉,庭院深邃,古色古香……
        这些场景,已经永远地、永远地远去了!幸好,还有这张照片供我们流连、观瞻。当注目这张张照片时,就不禁想起孔老二的一句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令人感慨万端……
51年冬学教师会.jpg


51年冬学教师会(局部一)
51年冬学教师会(局部一).jpg

51年冬学教师会(局部二)
51年冬学教师会(局部二).jpg

51年冬学教师会(局部三)
51年冬学教师会(局部三).jpg


建国初户县思想混乱穿戴各异的教师队伍
建国初户县思想混乱穿戴各异的教师队伍.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8: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羚 于 2017-7-7 18:09 编辑

       建国后鄠县最悲催的事件——水寨错杀案

        户县东南约10里路,有一小村,明时曾驻军立寨,饲养军马,曾名养马寨。后以其名不佳,因四面环水,更名为水寨,解放后隶属户县一区(城关区)钓台乡。该村多为詹姓,相传为周时詹文侯后裔,渊远至今。
    1950年,户县解放已一年多,水寨村群众和全县群众还沉浸在翻身当家做主的兴奋之中,谁知一场灾难却悄然降临。新政权虽已建立,但尚不巩固,旧社会的兵痞土匪,依然时有出没,社会还很不安定。9月22日(农历8月8日)晚上,水寨村詹丁旺一家人正准备睡觉,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们惊起,有人声称是政府来查“老母道”的。门刚打开,一伙人强行闯入,露出狰狞面目,将当年只有17岁詹丁旺绳捆索绑,詹的祖母藏身于猪圈,被土匪发现拉出捆绑,用扫帚点着烧其身体,逼要财物,詹家人苦苦哀求无济于事。这些土匪兽性大发竟将一位无辜老人活活烧死。土匪抢去一些财物,鼠窜而去。詹丁旺母亲长期守寡,只有一个刚成年的儿子,因害怕土匪报复,虽然十分悲痛,并没有报案。但水寨詹家被抢的消息,第二天户县公安局就已经知晓。
       其时,户县公安局成立不久,除有部分旧社会留用人员外,大部分都是新手,人员混杂,既无办案经验,又缺乏破案手段,更缺乏相应规范。但这个案件发生在土地改革试点时期,便引起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便派股员赖木林前去侦察。
       那赖木林解放前曾在伪乡公所当乡丁、伪军。接受任务后装扮成卖猪的,走村串乡了解情况,从侧面了解到本村詹永娃和詹丁旺有矛盾;又了解到詹永娃知道詹丁旺家有烟土,又听受害人反映:“詹永娃的妻妹身上穿的阴丹士林(注)衫子好像是我家的。”由此判断土匪抢詹家,詹永娃是底线。
       赖和区上民兵营长李文忠及受害人詹丁旺在县南涝河新桥(木桥)上查土匪脚印,恰巧碰到东伦公村人董世魁引的女人从桥上经过。詹丁旺突然悄悄给赖和李说:“昨晚绑我的就有这人!他腰里缠的腰带,好像我家的白布单子!”詹又说“我家被抢的前一天,有几个人来我家,假装买猪的客人,里面有董,还有二区马营村人张虎山,第二天晚上我家就被抢了!”据此,赖木林就认定董世魁、张虎山有土匪嫌疑。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土匪是以捉“老母道”为名进入詹家的,而曾在此任过乡支书的小丰村人王敬威在任时曾捉过“老母道”,就怀疑王也是土匪。又据道听途说,二区余下堡人刘凤岐、西屯村人冯志才旧社会当过土匪,便认定刘、冯就是这次抢劫水寨的土匪领导人。
       赖木林抱着这样的判断,和县局治安股长马骥一起又侦查了一次,二人认识一致,回局向领导汇报案情。
户县解放后第一任公安局局长任志高,陕北淳化县人,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当年32岁,正是年轻有为之时,但在这个案件中却偏听偏信,对赖木林等人的汇报不加分析研究,想当然地认为案件已基本侦破,詹永娃就是土匪底线,批准先行逮捕审讯,令赖木林和股员段家忠、抗志军三人执行。
        詹永娃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他被绳捆索绑。几个公安人员将詹并不带往县局,而自作主张带至麦张寨村东边一个庙内刑讯。詹被用绳紧扎,抽吊在梁上,逼其招认抢人。那詹永娃不知就里,那肯招供。几人无奈又将詹带回公安局,由股长马骥审讯。那马骥当年只有23岁,陕西韩城人,对侦破案件毫无经验,所用办法就是刑讯逼供。他命令战士将詹永娃用绳子扎捆,逼要口供。那詹永娃毫无头绪,虽是满头大汗,如何能轻易胡乱招供?几番下来,也还是没有口供。马骥无法,只得向局长汇报。任志高不加分析,认为土匪嘴硬,问:“是否绑着?”马骥答:“绑着哩。”任指示说:“将狗日的再往紧的扎一下,看咋样!”马骥对詹加大刑讯力度,绳子扎的他撑不住,只得根据审讯人员的暗示和点名胡乱招供,扯出余下堡的刘凤岐、西屯村的冯志才,后又扯出小丰村的马二丑、木家庄的尤俊杰、罗什村的王有德、王海银、斑竹园的陈鳌娃,还根据马骥的提示,攀供出小丰村的王敬威、马营村的张虎山、东伦公村的董世魁等。任志高听了汇报,非常振奋,立即汇报上级,布置大逮捕。这11个人被随捕随审,分工刑讯,都遭遇了捆绑、吊打、坐飞机、带背拷等非人的折磨,其痛苦莫可言说。其中的王敬威已是我基层党组织的负责人(乡支书),也被诬攀进来。
        公安局股员抗志军当年26岁,四区(秦渡区)新阳乡人,解放前曾在伪军任职,解放后参加革命工作,在旧军队中的恶习未改,审讯王敬威等人时进行捆绑、威逼,还骂道:“妈的!你这家伙真壳子硬!”王等受刑不过,只得承认抢劫。
       就在户县对这11人紧锣密鼓进行刑讯逼供之时,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大张旗鼓地镇压反革命”的指示。1951年2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又颁发了《惩治反革命条例》。一场大规模的镇反运动在全国展开。
       户县这十一个人正好被纳入镇反范围,刑讯力度不断加大。这些人被用“硬对证”、“失主认人”等方法进行逼供、诱供。经过一番折腾,除刘凤岐咬紧牙关坚不承认外,其他人都屈打成招,承认了参与抢劫。虽然“土匪”都坐实了,但是他们的口供始终不一致,如抢劫的时间和经过、参加人数、抢劫物件等都是各说一套。对这些情况,局长任志高却不加分析,认为没口供是硬抗,口供不一是耍花样,甚至连受害人都不承认的“脏证”都认为是受害人怕“露富”,对案情肯定不疑。1951年2月23日将漏洞百出的案件材料转户县人民法院。
         当时户县人民法院院长由户县县长张振兼任,具体事务由副院长李承德负责。李承德当年37岁,山西省临县人。按理说,案件经人民法院审理,自能发现其中的许多不合情理和矛盾之处,但这位副院长又是一位极不负责任的干部,一切以公安局材料为准。坐堂问案,被审人员多次翻供,呼叫冤枉,但李副院长不予置理,不许申辩。对稍有申辩的即加以刑械,如给张虎山、詹永娃、董世魁等人长期带背拷,使这几人痛苦交加,求死不得。监所所长向李建议取掉背拷,李不予理睬,致詹永娃带背拷两月有余,董世魁直到被枪毙还带着背拷。这些被审人员的材料漏洞百出,互相矛盾,而且无任何脏证,但李承德竟以这些材料为准,不经院务会研究,亲自写了判决意见书。
建国初户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李承德.jpg
        就在这11人命悬一线之时,3月14日,户县公安局接到长安县公安局一封公函,函称长安捕获土匪犯王定邦等10余人,供出曾抢劫户县水寨村詹丁旺家。户县张志诚(小名彦娃)是其底线等。户县公安局即派公安干部崔乃谦于15日前去长安,参加了长安公安局对该案土匪王定邦、罗掌娃、巩自强、高忠德等的审讯,对抢劫水寨詹家供述一致。崔返回户县后向局长任志高汇报,任指示“带回的口供暂不要转法院,先将张志诚逮捕。”户县土匪底线张志诚逮捕时,缴获手枪一把。在审讯中,张所交代和长安匪犯交代相同,并未供出户县在押任何一人。但任志高却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也许是怕丢面子,也许是想立大功,在整理张志诚的案卷材料时对工作人员说:“张志诚是长安土匪的主要联络人,与户县土匪也有勾结”等。对材料进行凭空捏造,主观臆断而扩大事实,在材料的第6条毫无根据地写道:“50年8月间,该犯勾结长安一批惯匪与户县一批惯匪结合抢劫户县一区水寨詹家,抢去衣服、首饰、银洋、黑土许多,并将主人用火烧死”。于3月29日将张志诚及案件材料移送户县人民法院。


建国后鄠县第一任公安局长任志高
任志高.jpg
        这样明显毫无关联的11个人,竟被这样糊里糊涂继续牵进抢劫案件中,法院李承德副院长继续打糨子,他明知道长安破了同一案件,而且长安土匪底线人物张志诚已在押,但他既不安排再审所押人员,查明他们有无联系,又不将以前没有牵连长安口供,向县委说明清楚,甚至对张志诚的案件材料,也不详细翻阅。办案人员发现问题,向李汇报,李竟听而不闻,不加注意,把张志诚另案处理,对户县11个人仍然作了有罪的判决意见书。
        户县当时有审判委员会,县委书记杜聿韶兼审判委员会主任。案件在侦破过程中对公安局几次汇报请示偏听偏信,只草率批准,不认真检查。特别对长安破案的重要情况,没有清楚追究,致判决意见顺利通过。那位兼任人民法院院长的县长张振,对如此重大案件,却很少过问,尤其在县委和审判委员会讨论长安破案情况时,未提出不同意见,表现出不负责任的态度。后来知道长安土匪抢劫水寨,开过数次县委会讨论,但并未引起足够重视,认真研究。在此期间,咸阳地委副书记张凤岐到户县,县委会上有同志对此案向他请示,张说:“这案不抢那案抢!”“咱们的运动(指镇反)你们也知道,现在批准权在专区!应杀的都杀了!你们研究了很快呈上来。”这么明显的错案,就这样草率的通过了对涉案11人的有罪判决意见。
        4月18日,水寨抢劫案材料呈报专区,专区审查人员发现材料中有某些矛盾,但只在电话上问了一下,未彻底追查。专区审判委员会在审定此案时,咸阳地委副书记张凤岐亲自主持,张虽然知道长安也破同案,也不追清究竟就马虎决定判刑。那11人中,冯志才、刘凤岐、王敬威、张虎山、董世魁5人被判死刑,马二丑判有期徒刑八年,王海银七年,詹永娃五年,尤俊杰、王有德、陈鳌娃各三年;判决这些人的相关土地、房屋、牲口、财物等于以没收。
       1951年4月26日,户县一干人犯在一片呼冤声中,被五花大绑,押赴刑场。冯志才等5人自是死刑,其他人犯个个陪庄。一阵枪声过后,那5个人彻底脱离了苦海,其他的人犯个个魂飞魄散,软瘫如泥,又被押回看守所,此后押赴服刑场所服刑。
        这个案件审决后,公安局干部中就议论案件有错误,此后接二连三的运动此起彼伏,镇反还未结束,三反、五反运动又接踵而至,户县公安局股员段家忠自杀,赖木林、抗志军被清洗回家。1952年元月,户县公安局局长任志高调离任咸阳县公安局局长。此时对这个案件质疑的议论就越发公开了。很快引起户县县委重视,随即召开会议讨论,着检察署检查,因进行运动又只得停止。事情传到咸阳专区检查署,就在1952年司法改革中派工作组到户县进行检查,初步了解到错案情况。1953年3月中旬,西北局、陕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召集西北区及陕西省公安、法院、检察署等部门组织联合工作组,专门到户县检查水寨抢劫案的错判原因及责任。那前任户县公安局局长任志高此时闻听风声,竟然畏罪潜逃,以逃避责任。
       经过10多天的详细调查,工作组终于弄清了错案发生的原因及相关责任。1953年4月16日,工作组检查报告认为:
       这个案件,原来的侦查就是捕风捉影的,审问是采用肉刑逼供的,而特别严重的是在知道了长安也破获同一案件后,仍然错判、错杀。破坏党的政策和影响,伤害人民的身体、生命,其情节是极其恶劣的。
       公安局长任志高,一手办理此案,始则对侦察材料主观臆断,滥行捕人;继而指示或示意下边干部采用刑讯方法,屈打成招,就向法院起诉。特别严重的是在知道了长安也破了同一案件后,仍错误地坚持己见,尤其是为了个人的“面子”,不惜隐瞒真相,假造案情,结果铸成大错。违反政策,草菅人命。这是他居功自傲,爱面子,怕丢人,不接受批评的思想长期存在和发展的结果。
       1953年4月25日,西北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就此案批语,认为:
       这一错判、错杀案件,不仅说明了原公安局长任志高的品质极为恶劣,也充分说明了原法院副院长李承德、县委书记杜聿韶、县长张振、地委副书记张凤岐等官僚主义与主观主义错误是十分严重的,给人民群众造下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严重的破坏了党的政策和政治影响。
       西北局纪律检查委员会责成户县县委、县府负责,并由陕西省检察署、公安厅、法院等机关派人协助,在当地召开群众大会公开改判。
       根据西北局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指示,户县县委在5月28日采取措施,抽调10名干部,分途了解群众、受冤者及其家属的各种情况,进行了适当的说服教育,安抚了民心。6月1日,召开了被冤者及其家属座谈会,2日正式改判。
       案件涉及的11人中,刘凤岐、冯志才在解放前及解放后均多次抢劫,杀伤人命,仍判处极刑。董世魁、张虎山、王敬威、尤俊杰、陈鳌娃、王海银,马二丑、詹永娃、王有德均判决无罪释放。
       可怜那王有德,原获刑三年,死于咸阳监狱;那詹永娃在监一只眼已经全瞎,另一只眼也已临近失明。
       政府拿出425万元,分别对受冤者及其亲属进行了抚恤,除刘、冯外,其余人所被没收的财产悉数发还。
       此后,相关责任人员都得到了应有的处分,那户县公安局原局长任志高虽已潜逃,部署缉捕归案判处徒刑;户县法院副院长李承德行政予以撤职,党内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户县县委书记杜聿韶受到撤销职务的处分;县长张振受到行政上记大过处分;咸阳地委副书记张凤岐获警告处分,户县公安局内参与刑讯的公安干部也得到了不同的处分。
       这个案件是在建国初期,政权极不巩固,形势十分复杂的情况下发生的,虽然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但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重视下,作了妥善的处理,挽回了影响。此后,随着人民政权的巩固,各种规章制度的建立,此类冤案在文革前很少发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20: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羚 于 2017-7-8 09:50 编辑

1951年11月,张振县长调离鄠县。鄠县县长由张世第代理。因为是代理,他不能算作是第三任县长。
1951年欢送张振县长.jpg

照片受到污损,复原后加注人名
欢送张振县长复原本副本.jpg


户县县委书记杜聿韶和县长张振。他们先后调离鄠县
杜聿韶和张振.jpg

代理鄠县县长的张世第
张世第.jpg

        张振和杜聿韶虽然先后调离,但他们在鄠县短短的时间里,培育出一支干部队伍,在整整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甚至八十年代,这只干部队伍都经历了各种风浪的考验。

程文忠和王丙岐
程文忠和王丙岐.jpg

白长春和王志寿
白长春和王志寿.jpg

刘养民和高文蔚
刘养民和高文蔚.jpg

刘致鹤和白居仁
刘致鹤和白居仁.jpg

王春英和石碧霞
王春英和石碧霞.jpg

张克仁
张克仁.jpg

闫振武
闫振武.jpg

崔宝璋
崔宝璋.jpg
万金茂、马千翔
万金茂、马千翔.jpg

崔振录、齐凯、王景琦
崔振录、齐凯、王景琦.jpg

陈景贤、韩建华
陈景贤、韩建华.jpg

段复兴、陈佑堂、付鸿儒
段复兴、陈佑堂、付鸿儒.jpg

乔崇俊和卢维台
乔崇俊和卢维台.jpg


赵学民和李蔚堂.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XA13009S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