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586|回复: 2

[户县作家协会] 心里的你 ——写给母亲河—涝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 15:34: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天气预报要下雨,带了把伞放在包里。这个周末本没什么计划,一时兴起,出了门。沿着涝河岸慢慢往南走着,阴沉的天透出的阳光开始浓烈了些,河岸上的风,轻轻地刮,河里的水草,这里一片那里一片乱生,也没有随风倒的意思。
一些青砖堆放在路边上,一溜的青砖铺在路边,向远处延伸。我踩上去,脚下有细碎的沙粒作响。河水并不丰盈,难得的清澈。远远望见一处沙土突出水面,几只水鸟站在上面,我举起手臂,做了个不知道算是拥抱还是驱赶的动作,那水鸟飞起来,洁白的翅膀展开,姿势优美地飞向远处了。
河床上一道经年的河堤蓄积了一片更大的水域,有条路直通到水边上,我走上去,想去抚摸一下那水。虽然看起来她似乎是死水般的安静,没有风吹皱她的脸,也没有树影倒映在她的身上。
水边太安静了,我有些无趣,内心里总想找点什么来打扰一下她。我抚摸了她,她弄湿了我的手,我想我终于还是让水有了涟漪,有了一点动静,好像水鸟的嘴在水面进出觅食一样。涟漪慢慢散开去,很快就不见了。
儿时,故乡,或许是故乡吧,有很大的池塘,没有石头在岸边,青石板上是洗衣的村妇,抡着棒槌捶打着衣服,然后衣服放进池塘里去摆一摆,拉回青石板上继续捶打。那个时候的池塘于我而言是危险的,我只是在岸边看着,我经常被告诫不要到池塘边上去玩耍,因为我不会游泳。这样子呆立着思绪漫飞,脚边的石头尖利,通过鞋底传出它的存在来,我挪开脚看看它,俯身捡起它,也许它也想念在水里的日子了?我弯腰,略微侧身,手中的石块顺着水面滑出去,跳舞一样的跳动了几下,沉入水底了。一圈涟漪随后散开去,石子跳过的地方的涟漪混合着,一起散开去。
我来了兴致,找偏平的石块,继续同样的动作,抡圆了手臂抛出石子去。水面被搅动起来,我有点儿不亦乐乎,有点儿时的感觉,心里感谢河岸边没有旁人。我想把我心里的秘密一个个地附在这石子上,抛出去,留在这里,藏在水底,等到有一天,这里成了风景之地的时候,我还会回来看看,也许那些带着我秘密的石头,早就忘记了是谁把它们遗留在这里的吧?也许它们已经随波逐流去了别处,我什么也看不到。不管怎么样,不知足的我搬起一块更大的石头,奋力砸向水面,刚才平静下来的水面立刻陷进去,好像有个人掉进去了,打着旋儿的涟漪四散开来,我有点慌张地看着她,想象着如果是我,我会喊救命吗?我在心里摇头,说:我不会掉进去,至少现在不会。即使面前这片水是我的爱人变的,我也只会站在这里看着,不会陷进去的。
离开假想的爱人,我继续沿着河岸向南走,一些工人在路边铺青砖,继续走,前面出现一大片未成形的湖,水不满,在河岸的西边。人工的湖岸倾斜着向下伸去,被一汪浅水覆盖。
十几只野鸭子,悠闲自在地凫在水面,被同色的水草还有河床上的枯草掩护着,不注意就发现不了它们。几只水鸟,站在一片水中,恍惚是水中的某个物件,比如人工的测绘仪之类的,经过一辆沙土车,也没能让它们动一动。我奋力抛出去一块石头,想看它们飞起,徒劳。
越往南,乱石少了,路边新栽的树蓬松着头顶仅有的几片叶子。人工造景的痕迹也就越明显起来,沿河的路铺上了柏油,走起来很舒服。我望望远处,灰蒙蒙的天,让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处于什么位置,走了这么久,山,为什么还看不见呢?
看见一块类似水库的低地,种着几样庄稼,周围的树长在它们头顶,剩了三面的石砌的水库坝,还围着庄稼们。公路从它们的身边蜿蜒而去。我努力想,想想起来曾经这段涝河的样子,也有一个水库,也在岸边,也有庄稼和树。只是那时的空气里都是槐花的香味,亦或是某个村里的炊烟袅绕吹过,带着熟悉的家的味道,久远地仿佛是在梦中的记忆,再也找不回来了。
少年读书的时候,周末的傍晚骑着单车向着夕阳,骑不了多久,就会被这条河挡住我。我会把车丢在岸上,顺着蜿蜒的河堤路慢慢地走下去,像今天一样,想要去抚摸这河水。那时候,河水清凉,瞬间就赶走了夏天的暑热,河道里的风,清爽干净,身上的汗转眼就干了。坐下来,树下的我们就会说起很多说不完的话。有会游泳的,这个时候会下到清澈见底的水里,偶尔会把水掬起来抛到岸边的人身上去,马上岸上的人就会抛石块到水里,水里的人就努力再反击,激起更多洁白的水花,洒落下来。整条河都沸腾起来,嬉闹间,欢笑声和一些美好的东西就顺着河水流到下游去,或许有一个钓鱼的人捡拾到了,会突然会心的一笑,虽然他可能还没有钓到一条鱼儿。
有一座桥,我看见了,然后,秦岭就好像突出乌云的重围出现在桥的身后,我知道,我要走完了这段路了。
我们身边现在的一个人,就算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们也可能想不起来,二十年前她的样子了,涝河岸边的青翠已经被连根拔起,就好像要出嫁的姑娘,她要被重新装扮起来,下一代的人,以后和以后的人,再也不知道曾经的青涩纯美的一条河的样子了。或许也不想知道。他们会在几年后走在岸边,赞叹着人工的花鸟树木的美,没有人和我一样,想要努力追寻过去的她的样子了。涝河大桥到了,我面对着大山,望着曾经无数次走进去的涝峪口,心里祈祷着。涝河留在山里的样子,还是自由纯美的,青涩自然的,或许有一天,我还会走进去,再看看你!
发表于 2017-11-1 16:17: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动作,我猜肯定是想拥抱,那鸟儿就象你的情人明友,而那块抛出的石头,不就是块热心石,什么秘密,我去找去,小心收藏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4:47: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axiaodaxiaodaxiao李老师幽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