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219|回复: 0

[户县作家协会] 无花果树下的少年(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0 13:2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海南,海边的小屋里。我和凝香。简陋的小屋里,陈设简单。里外两间,里面住人,外面呢就是几张矮桌,配了几张矮矮的小櫈。门朝着大海。我总说这样的格局不好,凝香总是不说什么,笑笑而已。午后的沙滩上没有什么人。小屋后有几棵椰子树, 海风中摇曳着,洒下斑驳的影子。每天的这个时候。我们都要安静的看海,凝香的眼里,也总是雾气漫着。
“今天还继续吗?”我问。
“唉,昨天说到哪里了?”
“他说你上学去,他送你。”
“我们开始吧。其实他并没有送我。第二天我们是单位的车送我们去省城的。我没办法通知他。心里很着急。到了学校顾不得新鲜。就到处找电话,预备打电话告诉他。可是算来他晚班,不在单位里,是找不到他的。
心里的急,不能说出来。耐着性子等到晚上,就在宿舍的门房里,拨通了他的电话。报了平安,两个人都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旁边等着用电话的同学用很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更是千言万语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时候,通讯没有这么发达。我也是和你常常靠着书信联系。我们就靠着书信和简短的电话联系着。即使周日回家也很难聚首。因为他不当班。而我又害怕父母知道,只将满腔的情写在纸上,寄给他。
十月,他终于有机会到省城来一天。我得知了消息,整夜不能入睡。下课了,挤上公车,去到他住的旅馆。一起吃了饭。不善言辞的他,依然不多说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满眼的爱。我不停的说着在学校的见闻,他安静的聆听。这是我们在一起最多的状态。无论我说多少,他都平静的听着,偶尔也回应几句。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公园里玩。”
“有时候,我们提笔写下一些东西来,回看的时候,却有点瑟瑟的心寒。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说到感觉,我和她相视而笑。因为太多的时候我们用感觉来形容一些事情了。
“ 虽然是秋天,依然觉得热。我们还照了相。你不知道,20年后当我在他那里再次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心里是多么难过,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放弃了?时间过的好快,我也不知道给他打过多少次电话了,或长或短,依旧是我说他听。年轻,不懂爱情,或许是真的。
圣诞节要来啦,省城的大街上到处都是贴满祝福圣诞的句子。我满心的欢喜,虽不会放假,可是元旦马上就到了。那个时候就可以回去看他了。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
12月25日,好大的雪。大雪持续了几天。回家,变成了一件艰难的事情。为了可以和他一聚,我提前回家,31日晚上,坐上了回家的班车。雪不下了,可是天很冷,班车只到县城,怎么办?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到县城再说吧!
车开的很慢,我心急如焚,终于到了,天完全黑透了。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满地的未化的雪,谁会在街上呢?还有10里路才能回到镇上,我不可能走回去吧?忽然想起附近的学校,可以去那里借个电话打给他呀。门卫室一定有电话的。终于找到学校,好说歹说才被同意打电话。电话接通了,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好容易才让他明白我就在县城呢。快来接我。
现在他是有车的人了。可是那个时候,他就骑着一辆自行车来了,看到等在学校门口的我,满眼的都是心疼。还有点抱怨。我知道,他是担心我,觉得我太任性。因为他说过不要我这么晚回来。宁可第二天早晨再回来也好。
他默默的骑车,我默默的坐在后面。不敢多说话,怕他会骂我。其实对于他单薄的身体来说,我太重了。你知道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个胖乎乎的女孩子呢。
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我们终于回到他的宿舍里。好冷啊。我的脚完全没有知觉了。他一边心疼的抱怨一边烧着热水。我坐在床边看着他的背影,脱掉鞋袜,他转过身来,蹲下,解开外套,就那样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胸前。好暖和!眼前忽然朦胧一片,不敢动,不敢说话。心底里的暖意,一直到今天还不能忘。时间为什么不能就停止在那一刻,那一刻我们是多么的相爱啊。。。。。。。”
等了一会儿,凝香还不开口,回头看时,她的双眼已经都是泪水。就那么默默流泪,说不出话来了。我懂得她的伤心为何,也不多说什么,只静静的陪着她,就那么坐着。
海边的夕阳,我看得都有些厌倦了,凝香和他的故事,勾起了我许多的回忆,我沉思着,向那片海走去。脚下的沙子软软地,透过袜子传来仅有的温度。再过一会儿,这里会很安静,安静地好像再没有人能来打扰我们。
有的时候,我是嫉妒她的,有过铭心刻骨地爱情。年轻的时候,我们穿着同样的背带裤,一样的走在大街上,可是看她的人从来不多看我一样,我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不是她的错,她其实也不是很漂亮,只是她的身材永远是挺拔的火辣辣的。而我,很丑,一直都是。
我曾经怨过,哭过,可是最后我只能接受现实。在深圳的日子里,她时常从大学寄信给我,她的字娟秀,不像我的好像木棍子拼在一起的。她说:你的性格和你的字一样,坚硬,刚强!也许是坚强,也许不过是倔强吧?
忽然我听见她的呼唤声,叫我回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涌出来。继续默默地站立了一会儿,抹了一把脸,我转身往回走,身后的浪花跟在我的脚跟追上来,又退下去了。
还继续吗?
当然了,你不想听了?
不是,我还是做晚饭吧?明天继续?
好的!辛苦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