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724|回复: 0

[户县作家协会] 长篇小说《烟雨彩虹》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14:59: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春晖头顶烈日正在陪东方集团请来的工程师勘测建桥地址,从公共汽车上下来一位姑娘,站在路上喊道:“春晖叔!”春晖回过头一看,是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衣着很时髦,很暴露,下穿短裤上穿露脐白T恤,头顶戴一副太阳镜,手拉旅行箱。春晖觉得似乎有些面熟,但想不起来是谁,一愣,问:“你是……?”娟子笑了,说:“咋了,不想认我了?我是刘惠娟!”春晖啊了一声,拍拍后脑勺说:“你看我这记性。其实是你变化太大了。咋这么快就回来了?”娟子说:“你不是说叫我干一年之后再回来吗?到今天刚好是一年。”春晖说:“我说了吗?”娟子说:“当然,我一直记在心里。”春晖说:“那行,你先回去,我还忙着呢。”说完转身就走。娟子追上来拦住他说:“叔,我先报个到。”春晖一怔说:“对,你已经报到了。”但娟子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跟着他在河滩里看,并问春晖说进山的路在南边的沟口为啥要把大桥建在这里。春晖解释说:“这里河道窄,工程量小,也方便戴家坪,村上还想在戴家坪建宾馆,这样戴家坪人也可以搞农家乐。”娟子说:“你想得还真周到。”春晖说:“你路远,快回去,一年没回来了,回去看看你婆、你爷、你大、你妈,他们肯定都很想你了。回去顺便代我也向他们问个好。”娟子说:“我不想回去,想上咱天柱山看看。”春晖说:“你先回去,改天我专门安排人陪你上山。”娟子说:“我想让你陪,咱俩在一起好好谝谝。”春晖说:“行,往后有的是时间,把你在外的所见所闻好好给我讲讲。”
晚上春晖接到余敏的电话,说她明天跟老刘带儿子到龙潭来玩,问春晖有没有时间。春晖知道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见面了,余敏肯定想他了,张晴不在他身边,他也想跟她在一起说说心里话,就高兴地说:“我就是再忙也得抽空陪陪你们一家,你们能来龙潭几回。”
早上一大早春晖把他今天要做的工作做了安排,准备腾出时间来陪余敏一家,这时刘大龙领着娟子来到他的办公室。春晖知道他父女俩来的目的,叫过婷婷说:“这几天游客比较多,你们景区比较忙,我给你派个新人。娟子回来了,你带她上山,让她到处看看。”大龙见没有具体的工作,急了,说:“村长,娟子可是听了你的话回来的。”春晖一抬手说:“你先别急,我是让她先跟婷婷熟悉一下情况。咱们用人的地方多着呢,娟子这么聪明个娃我能让她闲着?”大龙这才放心了,对女儿说:“娟,跟着你叔,你姨他们好好干。”婷婷高兴地说:“大龙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们景区正缺人手,我正想向春晖要个邦手,这不就送上门来了嘛!”
婷婷带着娟子走了,春晖正想向大龙打听一下他媳妇的病情,还想安排他到停车场工作,小妮带着余敏一家进来了,春晖招呼了他们就把大龙的事给忘了。大龙见春晖有客人,知道他很忙,就悄悄站起身走了。春晖见把刘主任热得满头大汗,身上的白短袖都湿了,给他找来把竹扇让他自扇自凉,说:“刘主任,太对不起了,我这儿既没有电风扇也没有空调,只好委屈你了。”老刘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用竹扇扑闪扑闪地扇着,把春晖的办公室打量着。春晖给他们一家一人倒了杯水。余敏说:“没想到你一个村长兼景区主任的办公室就这么狭小简陋。”春晖在他的床边坐下说:“我们是山区,太穷了,一切都是白手起家,将来一切都会变的。”老刘说:“这么个条件,你能把事干到这一步确实不容易。听说游客还不少?”春晖说:“现在是三伏天,城里太热了,他们利用节假日到我们这儿游山玩水又纳凉是再好不过的享受了,这不,连你们一家子也给吸引来了。”老刘说:“我是上了小余的当了,说山里凉快,谁知还这么热。”余敏咯咯一笑说:“只怪你太胖了,你让春晖说是不是?”春晖说:“就是,你看我们都不热。今后把不掏钱的山珍海味少吃些就不热了。”刘主任说:“山珍海味倒也没吃多少,现在连肉都不吃了,谁知还这么胖,看来今后得多上上天柱山锻炼锻炼了。”春晖说:“好嘛,欢迎。你要是来我天天陪你。”
刘洋看到春晖书架上有那么多的书,早跑去翻去了,他拉出一本看不懂又拉一本,把书拉得乱七八糟,说:“舅舅,这么多书咋没一本是我能看的?”
春晖说:“你到中学了就能看了。”
余敏见儿子把书翻乱了,想去阻止他,刚往起一站,哎呀一声,又跌坐在长条木椅上。
春晖吃惊地问她:“咋了?”
余敏弯腰伸手抚摸着左脚拐说:“还问呢,你这儿是啥烂路。”
刘主任赶紧放下手里的扇子,蹲下身抬起她的脚,脱下细高根凉皮鞋,用他粗大肥厚的手掌给她揉搓脚拐部。
春晖也蹲下身关切地问她到底咋了。
余敏疼得直叫。
刘主任说:“过河没小心把脚歪了。”
刘洋乐了,说:“我妈把鞋根夹到木头缝里了,还是我和爸爸帮她拔出来的。”
春晖这才想起河中间用圆木扎成的临时小桥,站起身说:“你等着,我给你拿药去。”出了门。
余敏说:“不要紧,没事!”
春晖跑回家找出一瓶红花油,对小妮说:“中午打搅团。”
小妮说:“我知道。他们来还给乐乐买了不少东西。”

春晖出了村,走到村委会门口,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又跑到新堂家,问新堂:“有没有婷婷穿的旅游鞋,要新一点的。”
新堂见他跑得满头大汗,以为是婷婷出了啥事。春晖说:“是给一位朋友借的。”新堂这才放心了,把他带进房间让他自己找。春晖找了一双提上就走。
余敏两口子见春晖跑得满头大汗,不但给她拿来了红花油还有一双旅游鞋,都很感激他。
春晖一进门就蹲下身抬起余敏的脚,先用大拇指在脚拐部位搓,直到皮肤发热了才给她涂上红花由。刘主任见春晖跑得满头大汗,说让他来,余敏说:“就让春晖来,看你刚才蹲在那儿连气都喘不上来,让人听着难受死了。”
刘主任就给春晖搬来把椅子让他在余敏对面坐下。
春晖给余敏涂了药,想把她的脚放下,余敏不乐意,说:“不嘛,给我再搓搓,让药吸收吸收。”
老刘站在身边说:“你得寸进尺了,人家是村长,让人看见笑话。”
余敏故意把脚又往春晖怀里伸了伸说:“看见怎么了?我就是让人看见!”抬起另外一只脚说,“你也别闲着,给我按摩。”
老刘扇着扇子说,“你没看见我给春晖扇凉呢。”余敏就把这只脚放到椅子上,看着春晖咯咯地笑了。
老刘说:“笑啥,看把你高兴地。”
春晖也抬头看了余敏一眼。余敏今天上穿白短袖下穿白色长裤,头发炬成流行的栗色。俗话说要得俏一身孝,本来就很漂亮的余敏,这么一打扮,显得既漂亮又性感。春晖的目光正好和余敏的目光相遇。余敏的目光扑朔迷离,脸颊绯红。春晖知道她在笑什么,目光顺着她的短袖滑落下来。余敏已有些发胖,洁白的衣衫在胸部隆起两团小山包;小腹微微隆起,两条大腿在单薄雪白的紧身裤下显得丰腴性感,两腿间的耻骨下凸显着神秘性感的轮廓。春晖好久没碰过女人了,想到了那里更为精彩的内容,忍不住热血上涌,脸烧心跳。他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和失态,赶紧低下头说:“刘主任,人家笑咱俩都是生就的奴才命。”
刘主任一愣。
春晖说:“别看你现在是县信合大主任,我是个臭村官,论身份咱都是农民,人家才是真正的城里人,是财主大户人家的千金。”
刘主任说:“对对,我这一辈子算是高攀了。”
余敏用脚尖踹了春晖一下说:“你也是!”
春晖一惊,看了余敏一眼。
余敏说:“想这么伺候我?连门都没有!”
春晖说:“对,我今天也算是高攀了。”
余敏让春晖又给她上了些药,穿上他借来的那双鞋,抓着春晖站起来在地上试了试,仰起头朝春晖一笑说:“这药还真灵,好多了。”问春晖这鞋是借谁的。春晖说:“说了你也不认识。她是我们村的妇女主任,叫婷婷。”余敏想了想说:“咋不认识,我们都是老熟人了。”于是就跟春晖说了那年她跟老刘来钓鱼遇见婷婷的事。春晖现在才知道余敏知道他入狱的事还是听婷婷说的,心里也很感激婷婷。说:“她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余敏掐了他一把,他这才知道余敏还一直抓着他的胳膊,推开她的手说:“走吧,想去哪儿玩?”
余敏说:“去看奇峰、怪石、古松、杜鹃花。”
春晖说:“看你这身装束,分明是进商场逛超市的,那像想上山的样。”
余敏说:“我能上山还要你们两个大男人干啥?”
老刘说:“我的姑奶奶,莫非叫我俩背你上山不成?”
余敏咯咯一笑说:“算你猜对了。”
刘主任说:“行了,饶了我吧,我都爬不上去。”一拍春晖说,“兄弟,交给你了。”
余敏抓住机会说:“你甭后悔。”
老刘说:“这有啥后悔的,感谢还来不及呢。”
余敏说:“那好,你把儿子引回去。”
老刘说:“哎,我可没说不要老婆,你把话听清楚。”
余敏乐了,说:“我就说呢。”
刘主任说:“就你这千斤小姐的脾气,春晖敢要嘛。”
余敏转向春晖:“春晖,敢不敢要我?”
春晖一笑说:“不开玩笑了。说吧,到底想去哪儿玩?”他知道老刘喜欢钓鱼。
余敏叹了口气说:“上不了山就下河坝。”
刘洋早蹦出门说:“下河了,下河了!舅舅,河里还有小鱼,我都看见了!”
春晖故意跟余敏开玩笑说:“小余在这儿呢。”
余敏马上领会了,咯咯一笑说:“那你就是虾米。小心我把你吃了!”
        5
春晖带着刘主任一家来到龙潭边,由于是三伏天,天气太热,水里早有一些从西安来的游客在游泳。春晖就带老刘到下游的一个小潭里垂钓。刘主任鱼竿多,一下放了四条,四个人一人一条。刘洋屁股尖坐不住,早想下水,见没有大鱼上钩,看到水里的小鱼就要下去捞,结果一个也逮不住,又喊春晖去给他帮忙。春晖嫌影响老刘钓鱼,就放下鱼竿让刘洋上来,说他带他去一个水浅的地方逮鱼。刘洋很高兴,爬上岸,拉起春晖的手就走。
余敏见儿子把春晖叫走了她的心也跟着走了,对老刘说她也去玩了。
在龙头岛北边是一大片开阔的河滩,滩中间有一条小溪水,这是从东面的碾子沟流下来的。这里地势开阔平坦,又是老河道,水流缓慢,是鱼类、青蛙和螃蟹理想的繁殖地。由于是在河滩的鹅卵石上行走,春晖拉着刘洋的手,一路很小心。余敏呼喊着让春晖等一等,追了上来 。余敏追上春晖后就抱住春晖的一条胳膊,三个人在河滩的大小鹅卵石间行走,余敏故意问春晖:
“你看,咱现在像什么?”春晖不言语,余敏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把,春晖叫了一声,刘洋问:“舅舅,怎么了?”春晖说:“什么东西咬了我一下。”余敏说:“是鱼。”春晖说:“对,不是小鱼是大鱼。”余敏咯咯地笑着在春晖背上砸了一拳。刘洋明白了是妈妈在跟舅舅玩呢,也跟着咯咯地笑了。他们到了小河边春晖脱了鞋,挽起裤子下了水。刘洋本来就只穿着小裤头,也跟着下来了。余敏也要下。春晖说水里有绿苔,既光又滑,再说她穿着白裤子,会弄脏的。可余敏不听,拉住春晖不放手。春晖只好站在水里给她脱了鞋,又挽起裤子才扶着她小心翼翼地下到水里。在水里余敏一直抓住春晖不敢松手。春晖低头弯腰一直在石头下摸,不一会儿就逮到了一条七八公分长的小鱼,把刘洋跟余敏乐坏了。春晖把它交给余敏,让她用塑料袋子提着,他继续摸。刘洋也学着春晖的样子在石头下摸,他毛手毛脚的,一条也没摸到。春晖摸了几条后又逮螃蟹。螃蟹比鱼好逮,刘洋很快学会并逮了一只。余敏见螃蟹好逮她也想逮。几个人发现了一只大的,很快爬到了石头下。余敏说让她逮,春晖让她准备好,他把石头搬起来后余敏就抓,结果余敏真的抓到了,但还没有拿出水面就尖叫一声放了,说是咬了她一下,把刘洋逗得咯咯直笑。余敏让春晖看她的手,春晖不看,说:“不可能。螃蟹不会咬人,除非钳住你,如果钳住了你就抖不掉了。”余敏非让春晖看不可,春晖只好抓住她白皙柔软光滑的手看了看。手上并没有什么痕迹。此时刘洋已经跑到前边去了。余敏喊了声:“儿子,别乱跑!”对春晖说:“你坏,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春晖说:“我太忙了。”余敏说:“我想你!”春晖把余敏的手紧紧地攥了攥,拉着她一起追刘洋去了。
刘洋一回来就向爸爸炫耀他们的成绩。余敏提起鱼蒌一看说:“这么久了才钓这一点,也没一条大的,真没劲!”老刘说:“我有你这一条大的就够了,缺的就是小鱼儿。”余敏拣起一块拳头大的鹅卵石,扑腾一声砸进水里。水花溅了老刘一脸,老刘嘿地一声笑了,举手抹了抹脸上的水花。继续钓鱼。
中午小妮早早把午饭做好了却不见春晖带余敏一家回来,她去村委会一看,没有人。在灶上做饭的小芹说他带人去龙潭了。小妮回家把凉鱼捞进瓷盆里,取了四个碗,舀了一大坛子桨水汤汁,用竹笼提上去了龙潭边。
余敏和老刘见小妮亲自把饭送到河滩来了,都很感激。几个人在柳树荫下吃了饭,小妮又提着空蓝子回去了。余敏对春晖说:“小妮这么好个娃,你跟她离婚太不应该了。”春晖低头抽烟,一言不发。刘洋早闹着要下水,余敏让老刘给他脱了衣服,拿着小泳圈带他去水里游泳。余敏又问春晖:“你们现在还没公开?”春晖说:“她不让我说。”余敏说:“她的意思不是明摆着?”春晖叹了口气说:“我也为此心里一直很不安。我还劝她让她赶紧想办法,说这再也不可能了,可她不听。”余敏说:“找不到张晴你咋办?”春晖说:“我一定得找到她。”余敏说:“都这么久了,说不定她都结婚了。”春晖抬头看了余敏一眼。余敏一直叉着两条雪白的腿坐在他对面,说:“看我干什么?”春晖站起身说:“不可能!”余敏说:“哪儿能换衣服,我也想下水。”春晖一指龙头岛说:“那下边有个山洞。”余敏用手遮住额头看了看说:“那你带我去。”春晖说:“我咋带你去,叫老刘去。”
老刘早陪儿子在水里玩了一气,现在爬上岸来正准备钓鱼,见余敏说让他带她去换衣服,回头看了看龙头岛说:“你自己去吧,又不远。”余敏不依,硬拽起他。
正午的阳光正强,河滩里就像着了火似的,就连鹅卵石都被晒得烫人脚。知了在柳树上叫成一片。老刘提着泳圈和泳衣陪余敏换衣服去了。春晖坐在遮阳伞下一边看着鱼漂,一边看刘洋在浅水里学游泳,不一会儿老刘又回来了,热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对春晖说:“你赶紧去,我没找见。热死我了。”春晖站起身说:“那里有几块大石头,还有几根竹子,好找得很。”老刘在水里洗了几把说:“你赶紧去,小余还在那儿等着。”春晖说:“余敏可是你老婆?”老刘递给春晖一瓶水说:“你咋这么封建的,你给她指见她换她的衣服,又不是叫你给她换,你怕啥?”春晖说:“我不去,让人看见说闲话,对你不好。”老刘说:“好兄弟,算我求你了。我怕热。你快去,要不然小余一会儿回来又该发脾气了。”
余敏手提泳圈和泳衣站在一棵小柳树下,见春晖向她走来,心里一阵激动,说:“走快一点,想热死我?”春晖一句话不说,边走边东张西望,仿佛他们真的是在做贼。俩人饶过几块大鹅卵石,穿过一片竹林,石洞就在眼前。春晖问了声:“洞里有人没有?!”里边没人吭声,春晖让余敏进去,他在外边等。余敏走到洞口又回来了,说她怕里边有蛇。春晖只好带着她到里边看了看。
这个洞人们叫它龙王洞,当年张秀芳带领群众炸龙脖子,把河道裁弯改直,在河滩修田地时,这里就是土法制作和存放炸药的地方,洞壁早被烟火熏得黑黝黝地
。一走进洞里顿时凉气袭人,就像安着空调一样。春晖看了一圈,正想退出去,余敏早堵住了他。春晖知道只能给她一个简单的拥抱和接吻,慌忙推开余敏出了洞。
春晖在外刚喝了两口矿泉水,余敏又出来了,一脸的不高兴,说:“里边那么黑那么脏,我穿的都是白衣服,你叫我往那儿搁?”春晖只好跟她来到洞口,但他只是侧身站着,更不敢看她。余敏生气地说:“假正经。我身上什么地方你没见过,跟你的媳妇有啥区别!”
春晖说:“你小点声,老刘在这儿呢。”
余敏脱一件给他扔一件,短袖、长裤、胸罩,当她把那件小小的白色三角故意砸到他身上时,说:“看,都成啥了!”春晖浑身的热血轰隆一下涌上头顶。
余敏脱光了故意让春晖帮她穿泳衣,春晖怕有人来忙掏出泳装帮余敏穿,余敏在他肩上恨恨咬了一口。春晖疼得哎呀了一声,为了哄她说:“一会儿我陪你到水里再说。”
余敏穿上泳装的身材很性感,她也很欣赏她,不住地这里抻抻那里看看,让春晖看好着没有。春晖急忙拉她出了洞回到龙潭边。春晖不想下去,他怕老刘多心,但余敏不依,他只好脱了长衣长裤,但他没跟余敏一块从外边的浅水区下,而是从左岸绕到瀑布跟前的悬崖下,攀上石岩,站在几十迷高的石壁上。余敏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很为他担心,站在水里,用手作成喇叭对着他喊:“春晖——你要干啥——”由于距离太远,加上瀑布声又大,春晖根本听不见。他深吸一口气,一纵身像一条大鱼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扑腾一声钻入水中。余敏见他许久都不见出来,越发为他但心了,再次对着水面喊叫起来。呼啦一声,春晖从她面前冒了出来,用双手捋了捋脸上的水。余敏扑上去抱住他,用嗔怪的口气说:“想吓死我?!”春晖回头朝下游老刘那儿看了看说:“好多年都没下过水了,真痛快!”
春晖带着余敏在水里游了几圈,爬上岸来躺在大型鹅卵石上晒太阳,余敏的泳衣见了水后有些宽松,她不注意会把私密处显露在外,她似乎并不知道,春晖就带她到远离人群的地方去。俩人晒暖活了他想带她回到老刘身边,余敏不依,说那儿水浅不过瘾,让他带她去瀑布跟前。春晖说那里水深危险,可余敏不听,撒起娇来。春晖怕被人看见影响不好,只好带着她下水,游到瀑布跟前。这里的水有几十米深,水面呈墨绿色,一般人不敢到这里来。春晖把余敏带到岩根,在水中的一块石壁上站住休息。余敏很害怕,一直抱住春晖不放。春晖说:“放心,脚下是一块平台。”
俩人背依着石岩面向湖面。浩淼的湖水远处是一大群从城里来的游客,成双成对在水面上嬉耍。巨大的瀑布从他们头顶飞流而下,在湖面激起一团烟雨水雾,让人感到空中似乎在飘着蒙蒙细雨。余敏一直拉着春晖的手,深情地注视着他,并不由自主地转过身抱住了他试图去亲吻他。春晖把头迈向一边说:“别这样,让人看见了。”余敏说:“我不管,这是你答应我的。我受不了了,我要你!”
余敏的手像一条鱼在春晖身上滑动。春晖吃惊地说:“你要干什么。疯了!”余敏说:“我就是疯了!假正经!”当她举起双手吊在春晖脖子上时,双腿也缠在了春晖腰间,就像一根常青藤。春晖不由得伸手搂住她浑圆丰满的臀部。余敏满意地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把头高高仰起,邹着眉头呢喃地说:“真好。抱紧我……”瀑布的轰鸣声在余敏的呻吟声中消失了……
太阳落山时刘主任才收起鱼竿,余敏见他要把许多小鱼也带回去,说:“不如把这些放生算了。”老刘说:“这你就不懂了,这是野生的,比养殖的好吃。你没听人说宁吃野生的一口不吃种植的一斗。就像这水一样,你说是县城里游泳池里的水好,还是这龙潭里的水好?”余敏想了想说:“游泳池里的水温高但不干净,龙潭里的水凉,但很干净,清澈透明。”老刘说:“对了,别看这野生鱼小,味美可口,营养丰富,而且无公害。”又对春晖说:“春晖,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春晖有些尴尬,说:“对,还是你刘主任见多识广。”
(该书已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作者简介:方建辉,网名,月池弋客。陕西鄠邑区太平峪人,陕西作协,西安作协,鄠邑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烟雨彩虹》,该书出版以后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被广大读者亲切地誉为“户县版的平凡的世界”,另有长篇小说《花开将军坡》,《大唐轶事》,《白云飘飘》,《凤凰飞舞》以及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等,散见于报刊和网络平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