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2100|回复: 1

[画乡诗社] 我亲历的那些尴尬事(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6 07:1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户县苦果 于 2018-3-6 13:30 编辑

       在我的生命历程中,共经历四次令人尴尬的事,不管岁月如何流转,但历历在目。

一、当记工员的尴尬

         大约四十年前,我还是一个中学生。放暑假的时候,参加生产队劳动。当时生产队实行的是工分制,即干一天活,会获得相应的工分。于每天下午放工的时候,由生产队里专职的记工员给每个参加劳动的人员记上相应的工分。如果这个记工员当天有耽搁,生产队长就要临时指派一名记工员担当此任。我们这些在校学生是首选对象。记得有一天,记工员不在现场,我被生产队长临时指派担任当天的记工员。任务是把当天参加劳动的所有劳力的工分记在记工簿上。最令人尴尬的是念长辈的姓名,念到谁的姓名谁答“到”,随即给其记上工分。但是念长辈们的名字是很难启齿的,原因是按辈分我都叫他们叔啊婶的,怎么能直呼人家的姓名呢?但不念绝对不行。于是只好按照先易后难的顺序进行,比如我同学张某某他爸,我同学李某某他妈。他们知道是叫自己,就响亮的答一个“到”。但有的长辈们孩子偏偏不是我的同学,且年龄比我大,这就增加了难度,我得在前边加上我什么哥的他爸,我什么姐的她妈。还有比这更难缠的事。比如有人没有孩子,就只好呼他房的方位,比如某某沟口的,当我念完这句的时候,生产队长立马追问一句:“某某沟口两口子都在场,你是说男人还是女人?”我怯生生的答一句,两个人都有,男左女右。很显然由于一时紧张,我本来想说男先女后的,当我回答完毕的时候,在场的人哄堂大笑。两个人没敢怠慢,几乎异口同声的答一个“到”字。在凭工分吃饭的年代,人们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工分,如果当天被遗漏,就等于白干活,所以当听到叫他们的时候没敢怠慢。其实他们当天就坐了个男左女右。这天记工结束的时候,我遭到生产队长的批评,命令我明天记工的时候,不管是谁,都直接叫姓名,再不要做“指桑骂槐”的事。
     次日,我再次做记工员,这次我遵照生产队长的指示,记工时直呼姓名。不过没有直呼我父母亲的姓名,只念:俺爹、俺妈。这样的结果令生产队长满意,也受到大家的夸赞。

二、代人写信遭遇尴尬

        二十多年前,我在位于秦岭深山中的家乡做“娃娃王”(山里人对小学教师的戏称)。有一年春节给舅舅家拜年,我遇到一件尴尬事。
       事情是这样的。舅舅有一位河南朋友姓李,我叫他李叔。李叔是这一带的养路工,已经八个年头没有回家过年了。为了表示对家人的慰问,李叔央求我为他代笔给他家的哥、嫂写一封信。既是舅舅的朋友的要求,我只有千方百计满足的份儿。于是就着一张饭桌,由李叔口授,我代笔为李叔的家人写信。只听李叔念到:“哥、嫂你们好!”可由于一时紧张,我居然把“嫂”字的右半部分写不出来。怎么办,如果我直接告诉李叔,说我写不了“嫂”字,岂不让李叔笑掉大牙。不,万万不能。稍加思衬,我编了个连自己都觉得又荒唐又可笑的理由。我问李叔:“人说十里乡俗不同,不知道河南啥讲究,俺陕西这边小叔子是不能给嫂子写信的。如果写了,就是不正经。”舅舅看出了我的破绽,但出于对我名誉的保护,连忙在一边打圆场:“就是的,就是的。咱陕西这边就是这讲究。他李叔,你不如入乡随俗算了”。李叔听罢随即告诉我,就按陕西人的讲究办。就这样本来写给哥、嫂的信,偏偏让我变成了有哥没嫂。
       虽然当时的歪理邪说把李叔给糊弄过去了,但舅舅在事后严厉批评了我:“不会写嫂字可以问人或查字典,怎么可以胡编乱造呢?更不应该说你李叔那叫不正经”。

三、认错人的尴尬

        中学的时候,我有一位同学叫张蕊茶。自打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但因为她的脸上有特别印记,所以在我大脑中扎根很深。也许是思念同学心切吧?我十多年里居然不止一次把一位长相酷似她的女郎与她混淆一起。多少次把这位女郎叫蕊茶。这样张冠李戴的事我经历了接近十年。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在年货市场再次叫错这位酷似我同学的女郎。谁料这位女郎听罢之后几乎笑出了眼泪:“我说你这位粗心的大哥,你前后把我当你同学已经不下十次了,我都记住你了,你难道还记不住我?”这是我遭遇到的第三件尴尬事。

四、交警查车时遭遇的尴尬

       二千年的时候,交警部门为了便于对驾驶员的管理,给每位驾驶员办理一张IC卡。规定每个驾驶员必须随车携带。记得有个夏天的早上,巡逻交警拦下我所驾驶的机动车,例行检查。在查验完所有证件的时候,忽然问我:“怎么不带IC卡?”我这才记起,由于当时正值盛夏,天气闷热,所以穿的衣服少,又没有口袋,只好把手续放进车内的工具箱子里。由于出发前的一时疏忽,IC卡给落在了家里。当时觉得尴尬极了。有心说自己忘记带卡,就要遭遇罚款。经过快速的思考,我想出来了一个荒唐而且可笑的理由,我告诉交警:“警察同志,是这样的,因为夏天穿的衣服少,又没有口袋,我只能把有关的车手续保存在工具箱子里。因为工具箱子是铁做成的,IC卡又是磁性的,铁和磁相遇后,磁性被破坏,IC卡就没用了。”谁料,交警听了我的辩驳没有继续争执,向我挥挥手,“去吧!去吧!”
       我直至现在都不明白,是这位年轻交警相信了我的一派胡言,还是有意放过我。

IMG_20180122_211051.jpg
发表于 2018-5-26 07:31: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差点笑出眼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