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541|回复: 0

[画乡诗社] 吃新麦的喜悦(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12:5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户县苦果 于 2018-6-6 13:17 编辑

        我生在秦岭深山一个小山村。从我记事起,山里人一年有两次一成不变的喜悦。一次是过年,一次是吃新麦。过年是人生中的大事,把过年看成一年中的喜悦,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把吃新麦看成一年中的喜悦,对于当今的人们来说,恐怕有点匪夷所思。
        山里人之所以把吃新麦看成一年中的喜悦之事,是因为当年的生产力水平低,加之山区环境气候条件的恶劣,造成小麦等农作物的广种薄收。物以稀为贵,由于小麦的普遍紧缺,所以吃新麦,就成为那个年代里人们最期盼的事情。盼望着,盼望着。小麦熟了,吃白馍的时候到了,用这句话形容人们当时盼望麦熟的焦急心情恰如其分。
        小麦熟了,预示着山里人吃白馍的曙光升起。由于气候的缘故,山里的小麦成熟期普遍晚于平原地区,大抵在六月下旬。在农耕年代里,成熟的小麦需要用镰刀收割,然后打成捆背到打麦场上。由于当时没有脱粒机,被收割回来的小麦要用人工脱粒。一种简单实用的工具应运而生,这工具叫连枷。连枷由板和把两部分组成。枷板是一个长约一米、宽约10厘米的树条编织物,其硬度不亚于一块硬木板,枷板的一端套上枷把,山里人只需要手握枷把用力将其弹起,然后重重的落下,每次落下的时候,这块板子会重重的砸在摊铺好的麦穗上,然后靠弹性将其举起,再落下,如此往复,谓之打连枷。这样繁重的脱粒方式一般要持续数十天。因为麦粒和麦秸分离之后,还需要扬场和晾晒等一系列活计。虽然劳动艰苦,但想到即将随心所欲的吃白面,蒸白馍,劳动的艰辛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山里的夏收一般从六月下旬持续到七月下旬,如果遇到多雨天气,则持续时间更长。后来畜力套碌碡碾场代替了连枷,再后来小麦脱粒机代替了碌碡。不管生产力怎么解放,夏收时间的怎样缩短,山里人吃新麦的迫切愿景始终没有改变。
       山里人急切的盼望吃新麦,源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如前文所说,山里的气候环境特别不适宜小麦生产,造成广种薄收。分给每家每户的小麦于当年就吃得所剩无几,所以来年半年里几乎没有小麦可食。为了解决这个现实问题,国家每年春天都供应返销粮,用以度春荒。虽然返销粮的价格低于市场价格,但掏钱买粮就不能海吃山喝的。平日以玉米为主食,偶尔吃一次面,至于馒头则是很少做,即使做,也是玉米面与小麦面二合一。要想吃到纯麦面馍馍,只能等到麦收之后。因此山里人从每年的春天开始就计算着小麦上场。用新麦磨面,用新面粉做面食,痛痛快快的吃面、吃馍。这样的事情几乎不需要号召和发动。
       有关山里人热衷于吃新麦,还另外一个原因。在山里有一种说法,如果某某人病秧秧,人们就怀疑他吃不上新麦了。对于吃不上新麦而故去的人来说是遗憾至极的事,有人甚至临终时还念叨着吃新麦。但凡有人在弥留之际,如果正好赶上吃新麦的时候,其家人一定尽力满足。第一让他不要带着遗憾上路,第二万一因为吃上新麦面之后一时喜悦,可能还会起死回生。对于家中有老年人的家庭来说,最看重的就是吃新麦,意味着老人健康长寿,预示着给老人一个好彩头。家中除老人之外的其他人,也因为吃新麦而高兴,例如当时实行的是按劳分配原则,娃娃只有长到十二岁,才可以分成人的口粮。吃上新麦,预示着孩子长大一岁了。那年头,山里流行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几乎家喻户晓。故事说的是某个人某天找算卦先生算卦,算卦先生磨叽好大一会儿,告诉被算卦的人,你以后不用算命了。那人不解,问先生是什么意思,先生摆摆手:“你阳寿快完了,恐怕连今年的新麦都吃不上,卦钱我都懒得收你的了。”这人是个不信邪的主,认为自己的身体壮实得如一头牛,哪能说去就去了。不过这个人不会轻易服输,他要用自己的行动戳穿算卦先生的谎言。好容易等到新麦上场,他第一时间磨了新麦面,然后第一时间给自己做了一大碗干面,蹲在房檐下吃面,以示炫耀。不巧的是,当面条还没有送入嘴边的时候,房檐上掉下一片瓦,正好砸中他的太阳穴,致他当场死亡。这故事的可信程度有多大,不用去评估,或者干脆说这只是一个突发的意外事故,但是山里人却传得神乎其神。但是我宁肯相信这是山里人对吃新麦这一美好事情的向往和重视,才有人编了这个神乎其神的故事。山里人看重吃新麦的原由到这里应该大白于天下了。
       为了最大程度的满足群众吃新麦的需求,生产队长是用了心思的,几乎做到特事特办。比如在小麦的熟度不齐的时候,算黄算割。割回来的麦子紧急碾打。晾晒干了的小麦于第一时间分发各户。记得新麦分发后的那段日子,山里人白天继续参加夏收生产,晚上用自家的石磨磨面,以期第一时间吃上新麦。那些日子,人们脸上洋溢着喜悦。这种喜悦年年都有。一直持续到农耕时代的终结。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吃新麦面的感觉,是一种幸福的感觉,直至今天,还让人回味悠长。

注:图为2014年七月,本人开车去宝鸡岐山五丈原送货,顺道拜访诸葛亮庙,在庙后广场上体验了一把连枷瘾。



mmexport1528238462767.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