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899|回复: 0

[户县作家协会] 《烟雨彩虹》第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1
春晖发现自从他把电影票给了李斌后,高大的红霞姐出来进去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身边多了位很像大卫的小弟弟。其实这不仅是李斌的个子和胖瘦不如红霞;就是年龄也比红霞小两三岁。但从李斌的神情看他对红霞还是挺满意的。红霞更是不用说整天乐得合不笼嘴;对待春晖也是感激加感谢。
然而,对于已经准备结婚了的红霞来说,现在又心猿意马地跟别人谈了恋爱,这不能不说是她的一块心病。红霞知道要解开这个心病首先得做通她父母的思想工作。她自己直接回家去说又怕说不好弄巧成拙;和李斌商量来商量去,俩人一致认为只有请能说会道的春晖帮她回家劝说父母最合适,于是借机把春晖约到楼下篮球场上。红霞怕直接给春晖说让他陪她去她家说事春晖不去,故意找借口说她想回家办点事怕晚上回来迟了让春晖陪她。春晖说不是有李斌嘛。红霞说她本来是想叫李斌的,可李斌也有些事。春晖说,那改天总行。红霞说,好兄弟,姐把你当亲兄弟;你是个热心肠,姐知道你不会不给姐这个面子的。春晖被逼得没办法只好答应。春晖并不笨,他估计可能是去帮她给她家里父母说她想退婚的事。春晖知道他没这个本事,他连他自己的事也处理不好,就说:“不过我说明一点,如果是去帮你说想退婚的事恕我办不到。”李斌站在一边不吭声。红霞说:“不不不,绝对不是这事儿,姐敢保证。”
红霞知道张晴和余敏都对春晖好,春晖也很听她俩的话,如果她不声不响地把春晖叫走了,肯定会惹这两位美女不高兴,就借吃晚饭之机故意对春晖说:“春晖,你晚上有事没有?”春晖一怔,心说到底啥意思。红霞又转向张晴和余敏说:“张晴、余敏,我晚上想叫春晖陪我回家办点事,耽搁不了多长时间。”张晴和余敏都去看春晖。春晖明白红霞的意思,心说这人咋这样呢。张晴问春晖:“晚上有没有空?”春晖点点头。张晴说:“那你就去,早去早回。路上注意点。”余敏看到张晴对春晖这么关心;春晖又这么听话,心里别提有多生气了,但又无法表达出来。春晖也看出了余敏的不高兴,就盯着余敏看。余敏说:“去就去看我干什么?!”
红霞的堡子属于城关镇,距县城不远,两个人骑自行车一会儿就到了。屠家庄是个大堡子,此时正是村里人烧炕做晚饭的时候,村庄上空的白杨树梢上已飘浮起一团白纱似的炊烟。红霞的家在堡子的中间偏西,房子是现在农村最时新的砖木结构的大瓦房,屋子里收拾得相当干净整齐。
红霞家里有父母和两个哥哥,两个哥哥均已成家。大哥一家在西安工作,改革开放后大哥把二哥一家叫到西安给他们找了个临时工干,他们把娃也接到西安上学,现在家里只剩下红霞和父母三个人。
红霞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也是最小的,一家人都把她视若掌上明珠。他们走进家门时红霞的母亲刚把晚饭做好,正在打扫灶火的柴草,见女儿带着人回来了急忙撂下笤帚,解下围裙,把身上的土弹了弹,满脸笑容招呼春晖坐。春晖一看红霞母亲就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农村妇女,后来才知道她是村妇女主任;还是位了不起的农民画家。春晖刚在小板凳上坐下,一个高个子老汉从外面走进来。红霞叫他爸,并把春晖介绍给他。他说:“带人回来了赶紧舀饭。”春晖赶紧站起身说:“不了,我们在县上已经吃过了。”
尽管红霞知道他们在县上已经吃过饭了,但春晖来了她家,还是帮着父母热情地让他再吃些。春晖在他们热情得几乎有些固执的情况下,只好喝了点稀饭。
饭桌上两位老人并不知道女儿带春晖回来干什么,见春晖长得很秀气,就问起他家的住址和家里的情况。春晖是位老实小伙,就把一切如实说了,惟独没有说他已订婚,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有个换来的小媳妇。
吃过饭红霞主动收拾起碗筷涮洗去了,她想让春晖借机把她的事说出来,可春晖并不想先开口。红霞父亲年轻时曾进山在天柱山给队里砍过木头,那时他们的大本营就驻扎在龙潭的戴家坪,所以他还认识戴家坪不少人。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张秀芳,就跟春晖说了起来。
红霞母亲见她插不上嘴,了解了春晖的情况后,误以为女儿带春晖回来是另有目的,心里高兴,起身去了厨房。母亲问:“霞,你把这娃带回来是不是想给你姨家红梅说?”红霞没想到母亲会想到这上面去,愣了愣说:“不是,我们是有别的事。”但她又不知如何向母亲开口。母亲一心想着外甥女的婚事说:“我看这娃不错,不如把红梅叫来让他俩见见。红梅这娃长得没说的,他们一见面说不上还看上了呢。”
母亲的话也提醒了红霞,但她知道春晖和张晴、余敏的关系不错。她知道张晴家里条件好,她爸是三中校长,她还有一个兄弟,让春晖到她家做上门女婿不可能,让张晴嫁进山更不可能。听说余敏家只有她姐妹俩,过去成分不好,是大地主,文革中还有过不幸,现在的情况肯定还不好。而她姨家现在开着一家木器加工厂,盖了三间楼房,表妹红梅长得也不错。想到这些红霞的心就动了,说:“妈,你不说我还没往这方面想,他们还确实挺般配的。”
母亲见女儿同意了心里很高兴,正想去叫红梅,红霞说:“妈,你只知道关心红梅也不知道关心你女儿。”母亲一愣,问:“咋了,你看上他了?”红霞低头顿了许久说:“不是他,是他一个班的,叫李斌。”
母亲没想到女儿回来是为这事,盯着女儿怔了许久,生气地说:“胡说!人家孙家都准备十月一给你们结婚,你早给我死了这条心!”之后又说,“随心所欲,把你贯得不成样子了!”
红霞低着头说:“我本来就不愿意这门亲事,还不是你做的主?”
春晖听到红霞和母亲在厨房高一声低一声地说话,他知道红霞把话说开了,他很佩服红霞的勇气和胆量。父亲不知道母女为啥,春晖就借机把红霞的想法说了。老人一边抽烟一边听,听完后见红霞已经出来站在他身边,就说:“霞,这事甭给大说,你给你妈说,她说行就行,她说不行就不行。”
春晖没想到红霞父亲是这种态度,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红霞母亲很生气,说:“霞是我一个的?不行!我好坏还是个村干部,经常出门给人调解纠纷,人家会说我咋教育子女!”
春晖笑了,说;“姨,自从一进门我就看出你是一位很不一般的人,没想到你确实了不起,还是村干部。红霞姐这事对你和我叔来说确实太突然了,让你们的思想一时转不过弯来。我知道红霞姐是你们二老的掌上明珠心头肉。人常说做父母的没有不爱自己儿女的,都希望自己女儿将来能找个好女婿好婆家,日子过得开心幸福。孙家正这人我没见过,但听红霞姐给我说起过。如果他真像红霞姐说的那样,我看他确实不如李斌。”之后春晖又把话转向红霞说:“红霞姐,这事你也不能太心急,更不能逼姨和叔,让他们好好考虑考虑。他们也是对你负责,这必定是件大事。”
红霞忙接过话说:“妈,都是我不好,我不会说话,你跟我爸甭生气。”
红霞母亲没想到春晖小小年纪这么会说话,尽管对女儿的事不高兴,却更加喜欢春晖了,一心想把他跟外甥女的事促成,说:“妈也不是不开通的人,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改天我去县里看看,如果他不如孙家正可别怪妈不讲理。”
红霞见母亲松了口,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正不知说什么好,春晖说:“对,红霞姐也是这个意思。”
春晖见已经把事说明了,红霞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想回县城,但红霞并没有想走的意思,就故意问几点了。
红霞想到表妹红梅,故意看看母亲说:“算了,太晚了,咱明天走早一点。”
红霞的父母更不准他们走了。
春晖见红霞说话不算数,心里有些不痛快,其实他是惦记着张晴。
春晖见走不了了就跟红霞父亲继续说着他在龙潭天柱山砍木头的事。不一会儿一位姑娘穿着皮鞋咯噔咯噔走进来。红霞早已在门口接住她,把她领进门指着春晖给她介绍说:“这是我同学叫春晖。”又对春晖说:“这是我表妹红梅。”春晖并不知道红霞母女的用意,很大方地让红梅坐。红霞拉表妹跟他们坐在一起。红霞给春晖说:“我姨家跟我们在一个堡子,她家开了个木器加工厂,才盖了三间两层楼,在我们村也是数一数二的有钱户。”春晖见红梅衣着很时髦,正不知说什么好,红梅羞红着脸问:“姐,他是谁嘛都乱说。”红霞拉起表妹去了她房间。
不久姐妹俩又出来了。红霞对春晖说:“春晖,咱到我姨家玩玩,看看她家的木器厂和新盖的房。”
春晖不想到生人家去,特别是有钱人家,一笑说:“算了,太晚了。”
红霞顿了顿说:“那我送我表妹回去了?”
春晖起身把她们送出门又回来陪老人说话。

第二天他们返回县城,刚走到村子中间,红霞故意大声说:“红梅,这么早干啥?”红梅骑着二六型凤凰自行车羞羞答答地说:“木器厂的钉子用完了,我去买钉子。”
春晖并不知道这是他们早已安排好的相亲场面,礼节性地向红梅打了声招呼。
红梅没想到春晖会问她话,慌忙把自行车拐到红霞身后。
春晖见她们边走边说话就前边走了。当走到叉路口时红梅拐走了,红霞追上来问春晖:“你看我表妹长得咋样?”春晖脱口而出:“很漂亮。”红霞说:“她家啥都不缺就是缺个上门女婿。春晖,龙潭有没有合适的帮我说一个?”春晖说:“有,就是怕你妹妹条件太高看不上。”红霞一笑说:“像你这样就可以。”春晖明白了,说:“红霞姐,你把我当猴耍?”红霞赶紧说:“没有没有,姐跟你玩呢。”
2
红霞为了感谢春晖,决定给他买张电影票。红霞的母亲有意让红梅和春晖见了面后,红梅对春晖的印象还不错,红霞也希望他们能成,可她知道春晖还在余敏和张晴之间徘徊,她给他电影票就是希望他尽快有所选择。如果他们进入正题后都不成功,下来就该红梅了。
红霞拿着电影票怕当着张晴和余敏的面给春晖让他为难,借下楼上厕所之机,叫住春晖把电影票给了他。
春晖拿着电影票确实为难了,他知道在培训班约女学员看电影意味着什么。他知道他爱张晴,余敏待他也不错,她也是位好姑娘,最近他跟张晴走的比较近已经让她不高兴了,如果再叫上张晴去看电影她不知会伤心成什么样子。他想不如把余敏叫上,把他的心补一补,可又怕张晴伤心。张晴那么好他更不忍心看到她伤心。正在他左右为难之时,张晴从楼上下来了。
现在张晴的目光已经被春晖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引,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张晴的注意。她知道春晖下了楼,当他从刺绣班门前经过时她感觉到了,还给了他一个微笑。她知道他是去上厕所了,一会儿就会上来,可是她等了许久也没见他上来,她坐不住了,站起身出了门趴在栏杆上看,恰巧看见红霞给了春晖什么。红霞走了而他则站在那里发呆。张晴猛然想起那好像是张电影票。她以为春晖刚才过去看她的意思就是在叫她,后悔她没有及时领会他的意思,心里一阵激动,转身就往楼下跑。
春晖没想到张晴会在这个时间出现,而且已经看到他手里的电影票,就顺口说,“张晴,你来了正好,我这里有两张电影票,是别人送的。我晚上得加班学习,你跟余敏去看吧。”
张晴没想到春晖原来并不是在等她,而是在等余敏,她仿佛从飞翔的蓝天猛然折了翅,跌入万丈深谷,又像一把无形的尖刀嗤地一声扎进了她心里,泪水哗啦就滚落下来。
春晖见张晴生气地转身往楼上走,后悔他不该说错了话。此时猛然意识到肯定是红霞上楼后给张晴说了张晴才下来的,急忙追上去把张晴拦在楼梯口说:“张晴,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没别的意思。”
张晴不吭声,想绕开他上楼。春晖不让,一个劲地向她道歉。张晴想,我一直对你这么好,原来你心里真正装的是余敏!越想越伤心。
春晖见劝不住张晴,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张晴被春晖堵在楼梯口的栏杆边,只顾低头抽泣。春晖怕被别人看见说什么,一拉张晴的手说,“别哭了,我陪你去看电影。”说着不管张晴同意不同意,硬是把张晴拽出了文化馆。
俩人走在去电影院的大街上,张晴仍然显得很不高兴。春晖为了让张晴忘掉刚才的不愉快,高兴起来故意指着公园里的亭子说“晴,你还记得咱俩从县委大院出来在这里休息的事吗?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朝我回头一笑。你的这一笑太美了,可以说是千古一笑!当时我大脑涌现出的第一句话就是《长恨歌》里的诗句,‘回眸一笑百媚生。’”春晖笑了,说:“我从来还没见过你哭是什么样子,有时侯想,你哭肯定也很美!可惜看不到。今天终于见到了。你这一哭又让我想起白居易在《长恨歌》里的另一句诗‘梨花一支春带雨。’”张晴忍不住笑了,说,“就你贫嘴,把人气哭的是你,把人惹笑的还是你!”在春晖的手背上狠狠掐了一下。

整场电影张晴都是半依在春晖怀里看完的,与其说他们是看电影还不如说他们是来这里亲热的。电影演的是什么不但张晴没看进去,春晖也没看进去,电影院成了他们体验爱与被爱,传递情感的场所。
当他们再出了电影院后张晴才又恢复了从前的快乐、矜持和妩媚,一路上一直把春晖的手握得紧紧的。走到文化馆门口时春晖怕被同学看见想丢开张晴,张晴不松手,就这样一直上了培训楼走到刺绣班门口。春晖本来就怕余敏知道他跟张晴看电影了,可张晴好像是故意的,硬是拽着他走进了刺绣班。
春晖面对众姑娘特别是余敏显得很尴尬,而张晴则高昂着头,把她丰满的胸脯挺得更高。张晴的美丽本来就让温玉婷和余敏等众姑娘忌妒,这样以来更惹它们忌妒了。余敏更是醋意大发。
余敏也很注意春晖的行踪,但她更注意的是张晴,她怕她跟春晖在一起,特别是俩人单独在一起。晚上她先是见春晖下了楼,不久张晴也起身出去了。一开始她以为她们都是上侧所了,没想到过了许久都没上来,她坐不住了,出去一看,果然俩人都不见了,心里很不美,正趴在栏杆上生闷气,秉飞从厕所上来,问她:“想什么呢?”余敏没吭声。秉飞说:“我刚才看见春晖拉着张晴出去了,可能是看电影去了。”余敏一听这话更生气了,问:“谁说的?”秉飞一笑说:“我也是估计,也许是出去买东西去了。”
余敏抹了几把泪,秉飞觉得无趣,但又不敢再说什么就回了美术班教室。
余敏一边踩着缝纫机还一边不住地抹泪。爱爱、碧云、亚琴等几个爱开完笑的姑娘说,“是谁惹咱们美丽的小百灵不开心了,说,我们找他算帐去!”红霞知道余敏为什么哭,低头一言不发。其余几十位姑娘都知道余敏肯定是因为张晴跟春晖出去了生气。玉婷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故意说:“春晖不见了,咱们班的张晴咋也不见了,他们该不会是去看电影了吧?”惹得余敏更加伤心!
春晖知道余敏肯定已经猜到他跟张晴出去干什么了,正不知如何向她解释,余敏故意问:“电影好看吧?”春晖说:“差不多,是部立体片,内容倒没啥意义,主要是看热闹。”余敏得到证实后更加生气,但还是说:“内容肯定有意义,如果没有意思,谁还花钱拍这部片子?只不过你们没有看进去罢了!”
张晴知道余敏吃醋了,其实她也不是想故意伤害余敏的,她只是想让别的学员都知道她也跟春晖去看电影了。见余敏醋意大发,春晖很尴尬,就一推春晖说:“回去看书吧,还傻愣在这儿干啥。”
春晖出了门,并没有立即回教室,而是站在走廊等了一会儿,他想给余敏解释一下,但余敏并没有出来。
春晖走后,玉婷见春晖果真是跟张晴去看电影了,心里忽然就高兴起来,对余敏说:“没想到大才子今会败在你手里,不得不夹着尾巴逃跑了。”又对张晴说,“张晴,我真羡慕你!”
3
红霞没想到春晖会选择张晴,她知道他们绝对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也许是出于善意,也许是出于对他的感激,她总想找机会以大姐姐的身份提醒他,免得他越陷越深,将来痛苦。
红霞找到春晖时他正在美术班教室的墙角画画。红霞不看他的画还罢了,一看他的画她什么也不想说了。春晖画的这张素描正是张晴,而且就是她那好看的回眸一笑。他画的不但十分逼真而且传神动人。红霞在没有看见这张画之前总以为李斌画的最好,今天才知道她太高看李斌了。
春晖见有人来看他的画了就伸手拉下上边的一幅画把张晴的像盖住。当他发现是红霞时,以为她又有什么事。红霞知道春晖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给张晴画像了,转身出了门。春晖追到门外说:“红霞姐,这张素描没人知道,张晴也不知道。”红霞说:“我知道。”春晖问红霞有什么事,红霞欲言又止。春晖说:“有事就说。”红霞叹了口气还是说了出来。她说:“春晖,你画得太好了,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是你凭记忆画的,为此姐很为你但心。”春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长叹了口气说:“放心吧,我一直心里有数。”红霞说:“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去?”春晖说:“不是你叫她下来的吗?”红霞说:“我没有。我就怕你为难才把你叫下楼的。”春晖沉默不语。红霞说:“我姨家条件不错,过几天我妈要来,听说红梅也要来。”春晖说:“红霞姐,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心,我谢谢你和姨,还是别叫红梅来。等我回家后如果有合适的我会带他到你们家去的。”

春晖跟张晴去看电影的事很快让玉婷告诉给了白云,白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先找张晴做了核实,之后对春晖说:“也不撒跑尿照照,就你还想娶张晴?”春晖说:“我是跟张晴看过一场电影,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白云说:“我警告你,今后识相点!”春晖轻蔑地一笑说:“张晴对我好余敏对我也不错,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喜欢在一起。再说了,我们也没有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你有什么权力不准我们交往?”白云见说不过春晖,说:“好,算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红霞的母亲是在一天的中午来到培训班的。春晖知道老人是来相亲的,本不想多陪她,把时间和机会留给李斌,可红霞非拉上他不可。春晖跟着他们,张晴也跟来了。红霞陪着她妈先看了刺绣班姑娘们的刺绣作品又去美术班。红霞的母亲本来就是一位农民画家,对农民画很在行。大家知道她看别人的作品只是捎带,主要是来看李斌这个人和他的作品的。老人先看了李斌的几幅素描后又看了小成、白云、芳平和乔梁等人的作品,最后问春晖:“你的画呢?”春晖就带着她去看。老人把春晖的画翻了翻说:“咋这么少?”张晴在身边解释说:“一张是他当模特,还有一张没画成,另外两张都被当模特的老人要走了。”张晴的漂亮和她对春晖的了解引起了老人的注意。她从别人的画上看到这个姑娘也当过模特,但春晖的画里却没有,就问了起来。春晖正不知做何解释,红霞说:“有,只不过他的画跟别人的不一样。”红霞的母亲阿了一声,问:“在哪,让我看看。”春晖只好找出来让她看。老人不看则已一看画又看看张晴,尽管嘴上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一切。
张晴也是第一次知道春晖背着她给她画了像,既吃惊又激动,问:“你是啥时候画的,我咋一点都不知道?!”
春晖说:“抽空。凭的就是记忆和印象。”
他对他的画很满意,给它取名叫“回眸一笑。”
红霞母亲看了春晖和张晴说话时的语气和眼神,更明白她们的关系,把本想说的话咽回肚子里去了。
红霞母亲来文化馆的目的有两个,一主要是相看女儿爱上的李斌,她见了人又看了画,对李斌的初步印象还不错,其次也是为了探听春晖对她外甥女的印象。她从家里动身时就下了很大决心,想一举两得,谁知春晖早已有了对象,而且这姑娘还长得这么水灵,就跟仙女似的,她既失望又嫉妒。
红霞早知道母亲此行的两个目的,她只所以让春晖把画拿出来,也就是想告诉母亲,别白费心思了。但她母亲并不想就此善罢干休,她太看上这个小伙子了。

春晖的“回眸一笑”在两个班引起了极大轰动;刘志峰和张丫莉听说后也过来看了,看后都忍不住点头称赞。春晖没想到正是他这幅画给他引来了一场灾难。

4
星期六,培训班的学员都回家了,连张晴和余敏也回了家。春晖心里怅然若失,正坐在宿舍里看书,白云带着三个人来了。白云一见春晖就让他放下书说他有话对他说。春晖一边做着笔记问:“啥话你说?”白云显得很严肃,说:“你先放下笔。”春晖放下笔。白云指着身边的三个小伙说:“这三位是我的朋友,他们都是在社会上混饭吃的。”春晖看了看这三个人,他们的衣着和神情都是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说:“看得出来。”心想:白云,你咋能和这伙人混在一起?白云点上一支烟说:“看得出来就好。春晖,在咱们两个班,你无论是从才学和画技上都是无人可比的。说句心里话,我白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服过谁,但你——戴春晖让我佩服。”春晖笑了,说:“白云,你太高抬我了,我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白云举起手阻止了他说:“不,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的新闻稿连县委宣传部的杨部长都在全县新闻工作者大会上受到表扬,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春晖很吃惊,说:“我也是才学。”白云说:“你的情况杨部长都知道,是我跟他说的。”春晖说:“那就谢谢你了。”白云说:“你先别急着谢我,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跟张晴好,但是我也喜欢她甚至比你还爱她。一开始她对我还不错,可是后来我发现你在追她她对我的太度就越来越冷淡了。前不久你约她去看了电影,但你矢口否认和她之间的关系,当时我也一直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持怀疑态度,可是自从我见了你给她画的‘回眸一笑’这幅画后我知道你一直在骗我。戴春晖,你也算是一位在读的大学生,是有知识的人,你想过没有,张晴家是什么背景,什么条件;你家又是什么背景,你有啥资格和她谈恋爱?你们会有结果吗?再说了,你如果是真心喜欢她的话就不应该让她将来跟着你去山里受苦受累!”
春晖说:“白云,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可以很坦白地告诉你,我不但和张晴好也和余敏好,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复杂;我的身份处境我比你清楚,我做事一向有我的原则和立场。”
白云说:“你先别急着回答我。你不是正在读函授吗?读函授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走出山沟沟吗?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希望,但这需要一个艰苦漫长的过程。你知道我爸是副县长,县政府的大小干部我都认识,我可以通过关系先把你弄到县广播站。你的普通话说得比现在那播音员标准多了,你可以当播音员,如果你喜欢的话还可以当记者。如果你工作上表现出色,今后我会想办法帮你转正,这样以来你就少走许多弯路,更不需要下那么大的苦。”
春晖笑了,说:“白云,好诱人的条件!我已经说过了,所以我还没这个条件和你交换。”
白云见戴春晖如此不识抬举,把烟屁股狠很地砸在地上说:“戴春晖,我敬你是个人才才跟你费这么多口舌,别登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
春晖说:“白云,我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张晴爱谁不爱谁是她的事;你爱谁不爱谁是你的事,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硬要逼我?”
白云见春晖不吃他这一套,凶狠地说:“我就知道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位戴着墨镜,左胳臂上纹着一条毒蛇的小伙早站到了春晖身边,一直瞪着他,把手指关节捏得嘎巴响。 春晖猛然被人踢翻在地。三个人一拥而上,皮鞋想像雨点般踢踏到他身上。春晖感到身上一阵钻心疼痛,他本能地用双手抱住头,像刺猥一样卷缩成一团,在地上翻滚着说:“你们凭什么打人?土匪,流氓!”
三个人把春晖痛打了一气,见他既不反抗也不求饶,更来气了。白云怕弄出人命,从外面走进来向他们挥了挥手。三个人喘着气,擦着汗出去了。
白云蹲到春晖跟前,见他卷缩成一团,鼻子和嘴角的血像两条蚯蚓;因为疼痛五官都扭曲得变了形说:“戴春晖,这么好的条件你不答应却要受这份罪。咋样,好受吧?我告诉你,不管你跟张晴分不分手她都是我的!”
春晖睁开眼睛说:“如果张晴不爱你你就是打死我也没用。”
那位叫刀子的,一脚踏到春晖脸上,凶狠地说:“还敢嘴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白云站起身说:“春晖,我见你可怜今天只是给你提个醒,别不识相。好好考虑考虑,我说到做到。不然的话别看你的稿子写得好,我叫你发不成你就一篇也别想发出去!”三个人扬场而去。
春晖忍着巨疼想爬起来,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他躺在地上想;我说的都是实话他们为什么不相信。难道就是因为我来自山区,贫穷就低人一等要受他们的欺负吗?
他又想到张晴,他承认他爱张晴,张晴也爱他。
挨了打使他不得不认真思考起了他和张晴的将来。

5
张晴见春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连走路的架势都有些不正常,吃惊地问:“春晖,你咋了?”举起手就去扶摸他的脸。
春晖轻松地一笑拦住她的手说:“昨晚出去吃饭碰上几个酒鬼。没事。”
张晴担心地问:“严重吗?”
春晖摇摇头。张晴不信,问:“身上有伤吗?”想揭起他的衣服。春晖不让。张晴硬是把他拉回宿舍,撩起他的衣襟。春晖的身上到处是青紫的伤疤。女孩子家眼泪多,哭着问:“到底咋了让人打成这样?”春晖说:“他们把酒喝多了,找事。”
张晴要带春晖去医院。春晖一笑说:“一点皮肉伤,没事。”
张晴转身出去了,当她再回来时带了许多药,有云南白,红花油和跌打丸。
春晖既感动又生气,说:“张晴,我说没事你咋不听,这要花很多钱的。”
张晴也生气了说:“你光知道钱钱,自己的身子就不值钱?!”她把外涂药给他让他自己涂,她给他倒水。
` 随着学员们的陆续到来,春晖被人打了这件事很快成了培训班头条新闻,几乎所有的学员都对他很关心;只有白云站在一边默默地抽烟,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余敏见春晖挨了打也很心疼,但看见张晴已给他买来许多药;又像服侍病人一样服侍他,她又插不上手,心里更加嫉恨张晴了,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大家都以为春晖真的被喝醉了酒的几个流氓打的,但细心的余敏不这么认为。她知道春晖不会主动惹事,喝了酒的人更不会无缘无故打他。她想肯定是因为张晴。一想到此她就想到了白云,后来经过观察她完全肯定了这是白云暗中指使人干的。为此她多次想找机会告诉春晖,可每当她刚一开口春晖就打断了她的话。后来余敏又想,难道他知道这是谁干的不成?他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和张晴走这么近、这么亲热?难道他真是铁了心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