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中行 龙宇 方大商贸 秦英小学 七彩西凤
圣雅帝 晟光 京泊 盼盼门业
搜索
查看: 5823|回复: 17

[画乡诗社] 别了,我爱的陂头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0 06:08: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别了,我爱的陂头村         
        渼陂湖,树影婆娑,翠竹斑斑,朔风中,湖水依旧泛着涟漪,一圈一圈无忧地漾开。问湖水,你可知,你曾经的拥有者,以你为荣、傍湖依水的陂头村人,却因你而要离开你,搬离这世代久居,温馨美丽的家园而留驻陌生的他乡。

        11月29日,我们几人相约,带着不舍与眷恋再去看看即将消失的邻村一一陂头村 。

       短短不到20天时间,800多户,三四千人口的偌大陂头村,已废墟一片。整个村子条条街道,旮旯拐角,车辆哄哄,人头攒动 。挖掘机,洒水车,大卡车,小汽车,三轮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区、镇、村级领导,拆迁办工作人员,区上各部局抽调的协助人员,维持秩序的保安,搬迁中的房主,淘旧宝的买家,收破烂的拾荒者,看热闹的闲人。真比此地先前的“三月三交流会”拥挤数倍。“舍小家,顾大家”,“识大体,顾大局”,“既要拆迁快速度,又要群众满意度”等宣传横幅随处可见。
        拆倒的房子无奈地躺在绿网之下,白灿灿的冬阳照在绿网上,泛着萤萤的清冽之光。正拆的房子在巨型机械一一挖掘机的钢爪下,颤抖,呻吟,挣扎一阵后也扭曲着轰然倒下。洒水车同时不停地喷水,压制粉尘,使它们不能浓尘四起。没拆的也都分别写上了“评”,“收”,“拆”等字样,大多已人去楼空。好多房屋门窗已被挖掉,成了干窟隆,地上散乱地扔着主人遗弃的一些旧物。也还有正在搬迁的人家,忙忙碌碌,跑出跑进,家具、电器、铺盖、锅碗瓢盆,叮叮当当装满了车箱。屋里的老人最后出来,提个小板凳,眼睛红红的。我们安慰老人家,这拆迁是好事,成辈子住这地方,现在换个新环境。以后政府把安置房盖好了,就可以搬进高楼去。再说,赔偿也不错。老人说,唉!你不知道,人老几辈都在这儿住,人熟地方熟,舍不得么。从这屋往出走,心都烂了……说着,眼泪又流出来了。
       这时, 一个熟人过来,我们问他:“咋还没搬?”他说:“字已经签了。但老人在家停时辰呢,老衣都穿好了。给拆迁办说了,事一过就搬。”他指着刚才那个老人说:“别说老人不想走,都一样。挪个窝不容易,乡情难别。这一搬,就搬散伙了。北堡子有个女人,一家人都走了,就她坐在屋中间,哭着不走。孩子没办法,只好叫来几个姑姑劝说。最后,她答应走,却抓着妹妹们说;今儿都不要回去,咱姊妹在这儿再睡一夜;南堡有个小伙,家里东西搬完后,回去拉狗,狗却硬拽着不走。拉着拉着,他,竟也蹲在地上,抱住狗呜呜地哭了。”

        十多天前,一陂头村朋友,微信发来他家写有“评”字的房屋图片。我问“签了?”“签了。刚把钥匙交了。”他沉沉地说。我说:“也好。你在西安有房,终究也不常在家住。”他说:“哎!西安是有房。但是,外边再有房,总感觉是客居。老家有房,才感觉有家,有根。以前,我每次想起、提起老家,心里就暖暖的。人问我:‘你家在哪?’我都说:‘我家在陂头。’现在,钥匙一交,就没有老家,没有根,没有故乡了。”短暂的沉默后,他又说:“心里总感觉空空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是啊,月是故乡明,故土谁舍离?有多少人,腾空了房子,最后锁门拔钥匙的刹那,陡生留恋与不舍,目光停滞,久久不愿将钥匙拔下。他知道,这一锁,永远将自已锁在了几代人用体温暖热的自家门外,曾经的熟悉,曾经的拥有,以后只能梦里有;这一拔,心就会被掏空,没有了念想,没有了曾经,没有了根,没有了心的归属,魂的依附;这一拆,哪还有故乡,哪再有乡情?陂头村,将永远成为记忆,慢慢成为历史。

        曾记得,那年我们晋侯村正月里接城隍,路过陂头。从踏进陂头南门口那高大的村门起,北行的队伍就不断受到热情的陂头群众的夹道欢迎。鞭炮声此起彼伏,乡党们早早在自家门前放好食品和热腾腾的香茶,当我们路过时,就热情地送上。还不停地请求我们:“钱竿儿打一阵吧。”“腰鼓敲起来吧。”表演完毕,热烈的掌声哗哗响起,酒茶食品又端上来。

        每年陂头村的“三月三”,都是令人心情荡漾的曰子。那时候,不热也不冷,春花烂漫,烟柳飘飘。那几天,陂头村,是我们的最佳去处。不管早饭后,午饭后,甚或半上午,半下午,只要有人吆喝一声:“逛会走。”,立马就会有人应声随行,我们.村通往陂头村的那条土路也就热闹起来,有了比平时多好多倍的人。男女老少,一拨一拨,去的,回来的,穿流不息。都不骑车子,三五成群,边走边聊,撒下一路欢笑。

        陂头村那通南贯北的十几米宽的中心大道上,人流涌动,熙熙攘攘。商家的货摊一个挨一个,苗木花草,糖果食品,衣物花布,床单被罩,鞋袜百货,农具家俱,真是应有尽有。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那里,总会有你心怡的一款。
        陂头中学旧址一一秦萯阳宫门前那条街道,是饮食一条街。凉皮凉粉,豆腐肉食,  米线馄饨,油饼油条,粽子锅盔,扯面,棍棍面……样样香味四溢。尤其是巷口那家“户县大肉辣子疙瘩”,大大的铁锅,滚着白浪,冒着蒸蒸热汽,红亮亮的辣子,酱紫色核桃大的肉块,雪白,碧绿的葱白与葱叶一节一节漂撒其上,让人馋涎欲滴,诱得过往者停留、驻足,不由得坐下:“来一碗”。

       湖边的广场,牌楼傲立,绿柳环围。当晨曦初露,小鸟晨鸣时,爱舞者就齐聚一起,一边欣赏碧湖微涟,鱼跃鸭唱,画舫漂摇;一边迎着朝阳,在彩云下,伴着妙曲展腰舞肢。每有闲暇,我们舞队姐妹便也骑上自行车,沐着晨风,迎着初阳,一路欢歌去和陂头村姐妹们联欢。傍晚时分,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陆续来到广场放松心情。爱美的年轻媳妇,穿上漂亮的花裙子;慈祥的爷爷奶奶带上可爱的小孙子;爱锻炼的男人们,拿着碗大的犟牛和长长的鞭子;咂烟袋的老人们,都手提一个小凳子。广场,在夜风吹起,夜幕垂落时热闹了,沸腾了……这曾经的过往,仍历历在目,但却一去不能再复返。

         深明大义的陂头人,为湖区建没,为三秦辉煌,不忍又决然地牺牲了小家,割别了乡情。我,竖指了。

        夕阳西下时,我与陂头作别。别了,深爱的,有着许多美丽传说及深厚文化底蕴,历史悠久的陂头村;别了,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乡音。

       当我再次回首,夕阳已将我的身影拉得好长,人虽走出陂头,影子却还在那废墟之上晃游。

       永别了,我深深爱着的陂头村。




微信图片_20190111102612.jpg


7.jpg



6.jpg


5.jpg


4.jpg


3.jpg


1.jpg


发表于 2019-1-11 09:29: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写出了对家乡的不舍之情,赞。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20:37: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夕阳西下时,我与陂头作别。别了,深爱的,有着许多美丽传说及深厚文化底蕴,历史悠久的陂头村;别了,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乡音。
       当我再次回首,夕阳已将我的身影拉得好长,人虽走出陂头,影子却还在那废墟之上晃游。

       永别了,我深深爱着

陈老师情真意切的散文,对家乡的眷恋,令人感动不已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9:36: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占全好!谢谢关注留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14:25: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废旧才能立新,恋念才会不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23:2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08:56: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12:13: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我眼泪也出来了,我骞王村也不知乡亲们能抗过年不。唉,故土难离也得离,事实无常也是常。不说了,学只鸵鸟当眼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5:19: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为文配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5:2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文友留言!大漠,你骞王也拆吗?你们那村子盖那么好的呢?
过年应该没问题的,马上就要过年了,应该让人在老屋把年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19:39: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看着眼泪都流下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19:44: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天特意回去看了看,拆的只剩一片废墟,都几乎都找不到那个是自己曾经挣死累活盖的新房,多亏后院的那堵烂墙,才不至于错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21:18: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永别了,我深爱的陂头村,我的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22:13: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彩萍老师:你是好样的!文章写出了真情实感!为你喝彩,为你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3 00:2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夕阳,影子,晃悠"抒发了作者对陂头村恋恋不舍情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5: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杪杂感

有钱无币皆过年,各自休戚不尽然。
最是寒风墟落里,正遭战火冒残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15: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念诗友张友斌深情赠镇纸

  故园忍撤搬, 村落遭拆迁。
  人浸风尘里, 犬游瓦砾间。
  闻君忽唤我, 镇纸赐于前。
  感念文朋意, 不觉泪已潸。



       昨天去渼陂,全村八百二十户已拆倒,尚余十户零乱立于断壁颓垣的残阳之中。
镇纸我买了多副,大的,小的,钢的铜的,石的,玉的,但都没有这副有义意,故而记之。

附:
  张友斌答余诗

村鄰相繼已搬遷,
殘照猶輝墟裏煙。
各自西東為異客,
與君怆話故園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1 19:1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哭了,我就是陂头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